藝術花語錄!中日四大美術館聯展花之禮讚 I

2018-11

藝術花語錄!中日四大美術館聯展花之禮讚

藝術表現中,花卉是十分具有共通性的題材。透過中國、日本及歐陸藝術裡千姿百態的花朵主題作品,其所呈現的內涵與興味,正傳達各個文化對自然和生活饒有意趣的理解和體悟。

文|胡德揚・圖片提供|國立臺灣美術館

作為藝術表現題材,相當程度上,「花」代表著人類生活和自然互動的方式,藝術史學者蕭瓊瑞指出,花本是自然造物,「卻提供給人文世界最豐美的想像空間。」若以世界各地發現新航路為開端的近代(16~19世紀)為跨度,觀察中國、日本及歐陸藝術對花的呈現,彷彿也能約略看見各區域不同的文化性格。

清雅觀花  中國文人品味

明清二朝跨越中國近代階段,集大成式的清宮收藏代表傳統中國文物與藝術的成就,國立故宮博物院器物處處長余佩瑾提到,此一時期,清高宗(乾隆)是執政最久的君王,「整理文物又最勤」,我們不妨以乾隆皇帝的賞翫(註1活動為支點,一窺中國文化看待花的態度。

余佩瑾分析,乾隆皇帝「或將花材擬人化,或利用與歷史軼事相關的情節,盛讚隱藏於花朵表現之後的不凡品格。」像是兩件組成的〈清乾隆 御製四季花卉詩玉杯〉,一件雕有梅花與荷花,另一件則是蘭花與菊花,並鐫刻相關詩作,不僅結合詩畫與器物,其中乾隆以「採菊東籬下」的典故比喻菊花的品格,用「月香水影自如然」形容梅花姿態,角度不同的吟詠,展現中國文化和花「對話」的多樣方式。

年代略早於乾隆皇帝的惲壽平(1633~1690)是清代花卉繪畫宗師,以〈花卉〉一作為例,他以沒骨畫法描繪柏枝、玉蘭和牡丹,即使以工筆填彩手法表現牡丹的富貴感,在寫實基礎上,仍能維持高度雅致,這是惲壽平畫作備受推崇的特色,亦可見「清雅」在中國文人品味中的高度重要性。


註1:翫,注音ㄨㄢˋ,觀賞。通「玩」。

〈清 乾隆 御製四季花卉詩玉杯〉(兩件)通高6.45 cm、口徑11.3 cm、底徑5.45 cm;通高5.7 cm、口徑9.7 cm、底徑4.4 cm。國立故宮博物院典藏。

〈清 乾隆 御製四季花卉詩玉杯〉(兩件)通高6.45 cm、口徑11.3 cm、底徑5.45 cm;通高5.7 cm、口徑9.7 cm、底徑4.4 cm。國立故宮博物院典藏。

〈清 惲壽平 花卉〉軸 絹本設色,縱115.4 cm、橫54.2 cm。國立故宮博物院典藏。

〈清 惲壽平 花卉〉軸 絹本設色,縱115.4 cm、橫54.2 cm。國立故宮博物院典藏。

寂然  日本的纖細心靈

將目光轉到江戶時期(1603~1867)的日本,此時正是將軍掌權的幕府時期,蕭瓊瑞觀察到,在其眾多藝術表現中,多可看到季節的更替,以及「寂然」(Sabi)(註2審美觀的體現。狩野派是活躍於江戶時期的畫家集團,出自狩野派畫家之手的〈吉野山龍田川圖屏風〉,右面為吉野山櫻花漫開,左面則是龍田川楓紅,此二處景致被視為日本美學的原點;整面屏風襯以碎金箔與砂子的金雲,構圖則以春櫻秋楓與山靜水流對比,加上櫻與楓本身強烈的季節感,用「形象化」的方式勾勒出日式美感。

隨著工商繁盛,市民階級興起,催生了江戶時期藝術的著名代表──浮世繪。歌川豐國(1769~1825)的〈新吉原櫻景〉中,主角是數組出遊的花魁,華麗衣飾和盛開櫻花競豔。新吉原(相較1657年毀於大火的吉原)既是庶民社交場所,也是引領時尚的潮流基地,但即便景色繁華至極,蕭瓊瑞提示,畫作背後所指向的,仍是萬物盛極必衰、日本文化獨特的「哀感之凝視」。


註2:「寂然」來自日本發展出之侘寂(wabi-sabi)審美觀念,受佛教「無常」概念影響甚深;侘肯定拙樸、不完美、自然之缺憾,寂則有寂靜、孤獨,略帶哀愁之意涵。

狩野派〈吉野山龍田川圖屏風〉江戶時代前期,紙本設色,屏風裝,六扇屏風一對(六曲一雙),165.5×367.0 cm(各)。東京富士美術館典藏。

狩野派〈吉野山龍田川圖屏風〉江戶時代前期,紙本設色,屏風裝,六扇屏風一對(六曲一雙),165.5×367.0 cm(各)。東京富士美術館典藏。

歌川豐國〈新吉原櫻景〉文政期(1818-30),木版多色刷,大判錦繪五聯幅,36.9×26.3 cm(各)。東京富士美術館典藏。

歌川豐國〈新吉原櫻景〉文政期(1818-30),木版多色刷,大判錦繪五聯幅,36.9×26.3 cm(各)。東京富士美術館典藏。

歌頌生命的歐陸人文精神

隨著新航路發現,全球貿易漸趨興盛,靜物畫在17世紀的尼德蘭地區(現今荷蘭、比利時、盧森堡)興盛一時,作為舶來品的貝殼、瓷器與鬱金香、風信子等外來花卉,經常出現在繪畫中,楊.彼特.布魯赫爾(Jan Pieter Brueghel,1628~1664年後或1684年前)是布魯赫爾這一顯赫藝術世家的第四代,他的〈花卉靜物〉一作,並置綻放季節相異及進口的花卉:牡丹、玫瑰、水仙、鬱金香、牽牛花,深色背景烘托出的花朵,從含苞、綻放到枯萎,在豐美中暗喻世事無常,警惕追求奢華,謹記人世虛空之意。

另一方面,始自文藝復興的思想解放,讓歐陸藝術充滿一股盎然生氣。法國畫家皮耶.奧古斯特.寇特(Pierre Auguste Cot,1837~1883)代表作〈黛妮希雅〉裡,精緻的畫風中,一名肌膚粉嫩的少女坐在岩石上,向觀者展示微笑面容,滑落至肩部的衣衫和垂掛的金色披巾,不只襯托皙白膚色,也增添華麗之感,而懷中一束繽紛、多彩的鮮花,映襯著少女的天真與美貌,也連結著花與春天的意象,呈現出歌頌生命的積極精神。

楊.彼特.布魯赫爾(法蘭德斯,1628 - 1664年後或1684年前)〈花卉靜物〉年代不詳,油彩、畫布,60×43.5 cm。奇美博物館典藏。

楊.彼特.布魯赫爾(法蘭德斯,1628 - 1664年後或1684年前)〈花卉靜物〉年代不詳,油彩、畫布,60×43.5 cm。奇美博物館典藏。

皮耶.奧古斯特.寇特(法國,1837-1883)〈黛妮希雅〉1870,油彩、畫布,116.3×89.3 cm。奇美博物館典藏。

皮耶.奧古斯特.寇特(法國,1837-1883)〈黛妮希雅〉1870,油彩、畫布,116.3×89.3 cm。奇美博物館典藏。

 

威廉.布雷克(William Blake)有名句言:「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蕭瓊瑞據此衍生,「對花的欣賞,使人類有了天堂的想像」、「因為有花,我們的生命於是更為豐富」,對花的詮釋,交織著各個文化的歷史與傳統,而透過藝術的創造,花朵綻放出了精采又多重的美麗姿態。

展場資訊

花之禮讚—四大美術館聯合大展
展  期:即日起~2019/2/10
展覽地點:國立臺灣美術館
*展覽名稱、地點、時間與內容,以官網為主。

國立臺灣美術館
地  址:台中市西區五權西路一段2號
開放時間:9:00~17:00(週一休館,週六、日開放時間延長至18:00)
服務專線:04-2372-35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