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全立:開始是簡單的想把事做好,但做久了,也許這件事就變不簡單了

2018-11

曲全立:開始是簡單的想把事做好,但做久了,也許這件事就變不簡單了

2017年,曲全立導演拍攝的《美力台灣3D 》引起廣大回響,但這只是夢想的起點。一年後,他繼續開著3D電影車前往台灣深山僻壤,扛著攝影機到世界各地記錄動人影像,更多的美好,還在路上。

文|葉怡君・攝影|張芮

走進曲全立導演的工作室,像是穿梭時光的影像旅行。玻璃櫃裡是從法國買回來的古董攝影機,轉角小房間的地上、桌上疊滿了硬碟,這4坪大的一方天地,據說是全台灣最大的3D影像資料庫。

蓄著山羊鬍,一身黑衣褲,說起話來聲如洪鐘,眼神閃閃發亮,很難發現他失去左耳聽覺和一眼視力,那是他歷經28小時腦部手術所得到的「禮物」。在鬼門關前走一遭,讓他面對每一天都像是最後一天,有想法就馬上行動,一秒都不想浪費。

腦瘤開刀後  開啟第二人生

罹患腦瘤前的第一段人生,曲全立是個工作接不完的當紅攝影師。他記得入行的第3天錄影,還是菜鳥的他高舉收音麥克風,因為巴戈的演技令他忍不住笑出聲讓導演喊了卡,卻也讓曲全立從此愛上攝影。

此後他一路從外景節目《百戰百勝》、綜藝節目《金曲龍虎榜》,拍到「花系列」連續劇以及梅艷芳、周華健的MV⋯⋯攢了幾間房子,開了一間公司,卻在 2002年被診斷出腦袋裡有一顆拳頭大的腫瘤,人生自此天翻地轉。

「開刀只有50%成功的機率,我寫好遺書、拍了張全家福。術後卻發現,自己其實一無所有。我走了之後,可以留給家人什麼⋯⋯之前因為拍外景接觸到許多台灣的美景和在地人的故事,如果把這些影像用高規格的方式保留下來,也許就能建立一個台灣影像資料庫?」於是只要一得空,他就扛著攝影機上山下海,「現在這些影像資料的索引都在我腦中,你要一朵金針花,半開、全開、天晴、下雨時的影像,我都有。」

剛入行時曲全立(右)與巴戈合作,巴戈的好演技讓曲全立愛上影視這一行。©曲全立

剛入行時曲全立(右)與巴戈合作,巴戈的好演技讓曲全立愛上影視這一行。©曲全立

鑽研3D  打響台灣技術名號

既是要建資料庫,影像就要漂亮,2005年他租了首批HD,接著3D技術出現了!這對當年的台灣和曲全立都是個全然陌生的領域。但他不打算浪費時間等待:「這有前瞻性。如果可以搶得先機,也許可以累積一些東西。」

他把幾棟房子賣了,投資設備,開始鑽研3D立體實拍影像技術,從器材改裝、團隊成員培訓都一手包辦,後來更用4K畫質拍3D,靠著自學研究,建立屬於台灣的3D技術品牌。2013年他以《3D台灣》榮獲世界3D大獎Creative Arts Awards國際評審團獎,但在此之前,侯孝賢就曾為上海世博台北館監製環幕電影《台北的一天》找上他,《五月天追夢 3DNA》請他擔任3D技術指導,徐克拍《龍門飛甲》為了請益3D技術,也走訪台灣好幾回。曲全立儼然成為台灣3D顧問第一人,讓台灣的3D技術在華人影視圈中打響名號。

即將消失的台灣工藝透過3D拍攝,以更立體的影像呈現在觀眾眼前。圖為曲全立(左三)與打造舞獅頭的師傅們。©吉羊數位電影有限公司

即將消失的台灣工藝透過3D拍攝,以更立體的影像呈現在觀眾眼前。圖為曲全立(左三)與打造舞獅頭的師傅們。©吉羊數位電影有限公司

拍美景與匠人  愈拍愈愛台灣

從2006年開始記錄台灣人與環境的故事,曲全立坦言,起初的動機很簡單,「我只是對山林很有興趣,想用3D把它最美的樣子拍出來,拍著拍著,才發現我真的很愛這塊土地。我以前為什麼看不到台灣有這麼多令人驚奇的東西?」

他日積月累地拍,從台灣山河的波瀾壯闊,到一花一葉微觀世界⋯⋯與團隊扛著近七百公斤的攝影器材,連續3年往屏東春日鄉江山谷跑,直到第3年才拍到上萬隻紫斑蝶滿天飛舞的畫面,幾個大男生抱在一起感動到哭。愈拍,對這塊土地的感情就愈深。

後來他發現,用3D拍生命的故事與拍風景一樣美。抱著練手的心態,走訪台灣即將失傳的匠人,一開始總是被拒絕,好不容易才找到了願意入鏡的老匠師們。「把即將消失的傳統文化,結合AR(擴增實境)和VR(虛擬實境)呈現在觀眾眼前,對我來說是有意義的。」

拍的當下,他沒有目的,只是一直埋頭在蒐集影像的工作,直到電影公司找上門,影像才被剪接成為紀錄片《美力台灣3D 》。念念不忘,必有回響。曲全立笑說:「開始只是簡單的一個念頭,想把事做好,但做久了,也許這件事就變不簡單了。」

曲全立上山下海,深入偏鄉學校,想用3D電影為孩子啟發夢想。©數位新媒體3D協會

曲全立上山下海,深入偏鄉學校,想用3D電影為孩子啟發夢想。©數位新媒體3D協會

偏鄉巡迴  種下啟發的種子

要讓更多人投入3D,就要有更多人能被3D作品感動。曲全立跟老婆一直有個夢想,就是開著車,一起到偏鄉播電影給小朋友看。「何不現在就行動呢?」

2014年,曲全立拿著自己畫的設計圖,花了約三百萬改裝3D電影車,預留一年要支付給工作人員的薪水,一切看似就緒,卻沒想到校方以為他是來推銷DVD的,竟找不到學校播放。他到處敲門拜訪,直到後來拿到為縮減城鄉數位差距而設的DOC(Digital Opportunity Center,數位機會中心)駐點名單,美力台灣3D電影車才順利上路。

「放映的前半年我也很疑惑,透過一場電影,我想要帶給小朋友什麼東西?歡笑嗎?教育意義嗎?」

曲全立與工作人員行過顛簸路途、沿途問路,到達連GPS都定位不著的偏鄉小學,車子一停下來,孩子們總是興奮地跑過來圍著車子嘰嘰喳喳:「好酷哦!這是變形金剛嗎?」「它會飛嗎?」隨著電影放映,即使隔著3D眼鏡,還是難掩鏡片後一雙雙發亮的眼睛。看完後,有的說:「導演!我長大後要做攝影師。」有的說:「我想要把阿美族符號記錄下來,讓全世界的人知道!」有的則是也想開著3D電影車,到全世界給沒看過的小朋友看⋯⋯曲全立才發現, 他能做到的,就是啟發。

「就像我們拍海底生態,水下攝影師告訴我:『觀察珊瑚,沒有10年看不出變化。但不能因此放棄。』現在看不到具體成果,但10年、20年後,這些種子也許就會發芽長大。」

美力台灣3D電影車走入偏鄉,戴上3D眼鏡的小朋友,感到興奮又新奇。©數位新媒體3D協會

美力台灣3D電影車走入偏鄉,戴上3D眼鏡的小朋友,感到興奮又新奇。©數位新媒體3D協會

走出台灣  再回望台灣更美

《美力台灣3D》上映至今將近一年了,電影的效應依然持續發生。除了繼續走入偏鄉、出版AR書,曲全立更啟動「全球百工」計畫,想要拍攝全球匠人。

這兩年,他陸陸續續在中國拍了船模製作師傅、米雕藝術家,以及幫中國四大名角做戲曲服裝的師傅⋯⋯「很多中國師傅告訴我,最棒的技術都在台灣,台灣的文化底蘊好⋯⋯我們總一味地往前追逐夢想,但或許我們真正想要的,就在生活的這塊土地上;而我想做的,就是把台灣的好,記錄下來。」

曲全立拍的或許不只是他眼中所見的台灣,也是我們每個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對台灣深深的情分吧!

曲全立
台灣第一位3D立體實拍導演。2013年以《3D台灣》獲世界3D大獎(Creative Arts Awards),後打造美力台灣3D電影車巡迴偏鄉,目前正在進行全球華人工匠精神3D紀錄片的拍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