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湧工作室:不是在海灘撿垃圾才是淨灘,回去後每減少一個垃圾都是在淨灘

2018-10

海湧工作室:不是在海灘撿垃圾才是淨灘,回去後每減少一個垃圾都是在淨灘

俗話說:「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如今,海洋充滿了人類製造的垃圾,當海洋生物因為吞食垃圾而痛苦死亡,讓人思索海洋的嚴峻處境。兩個因為愛海、研究海洋的年輕人,決定以行動向民眾倡導海洋意識,透過各種活動凸顯海洋垃圾問題的嚴重性,進而達到「從源頭減塑」的目的,讓海洋不是人類予取予求的食材庫,而是如生命共同體般的朋友。

文|錢麗安・攝影|石吉弘・圖片提供|海湧工作室

去年夏天,在熱鬧的小琉球海灘,悄悄的出現了一場海灘貨幣熱潮,從遊客到店家,人人忙著到海灘撿垃圾,換取獨一無二的海灘貨幣。淨灘和海灘貨幣有什麼關係?故事,得從兩個年輕人講起。

如海浪湧動 播送對環境的善意種子

原本從事海洋環境生物研究的陳人平,是個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但在面臨日益惡化的海洋問題時,卻困於相關管理機構缺乏行動力;而喜歡海洋,從事海龜研究的郭芙,則在一次前往蘭嶼做研究時,發現海灘垃圾問題,萌生創設回收場的念頭,「可以自給自足,又可以做喜歡的工作。」郭芙笑說,在相同理念下,兩人決定成立海湧工作室,用「行動」打破現狀,推動海洋垃圾減量,以及從源頭做起的減塑行動。

工作室取名「海湧Hiin」,就是台語的海浪(hái-íng)之意,有著希望眾人之力,如同種子、海浪般,一波波的傳遞出去,引發更深層的效益。「所以我們的營業項目很廣。」陳人平笑說,選擇以社會企業模式營運,就是希望以更彈性的方式運作,開發出更多元的形式。「除了一般人較為熟知的淨灘,其他如生態旅遊、講座、研發或代理環保商品、與回收商合作,以及發行海灘貨幣等,都是行動的一環。」

根據統計,海中垃圾約岸上的10倍,2016年《CNN》記者與動保專家布朗(Matt Brown)在中途島(Midway Island)拍攝,誤食塑膠垃圾而死亡的信天翁肚子裡,簡直就是微型垃圾場,從瓶蓋、打火機、塑膠袋等無所不包,凸顯海洋垃圾問題對海洋生物的危害。這些海洋垃圾從何而來?陳人平說,單就台灣,最常出現在海灘的垃圾有:塑膠袋、免洗餐具、保麗龍、菸蒂、瓶蓋、吸管、玻璃瓶、塑膠瓶、煙火、沖天炮、外帶杯等,因此,在推動淨灘活動時,最重要的就是傳遞從生活「減塑」的觀念。

塑膠類製品,即便經過分類、掩埋,再長的時間也無法分解,唯有「減塑」才能徹底解決。(圖中零食袋製造日期為三十餘年前,至今完好。)

塑膠類製品,即便經過分類、掩埋,再長的時間也無法分解,唯有「減塑」才能徹底解決。(圖中零食袋製造日期為三十餘年前,至今完好。)

海湧工作室將淨灘撿拾到的海洋垃圾,加以分類,讓參與成員分組創作,深化對減塑的認同感。©海湧工作室

海湧工作室將淨灘撿拾到的海洋垃圾,加以分類,讓參與成員分組創作,深化對減塑的認同感。©海湧工作室

從淨灘到源頭減塑

「我們的淨灘活動一定有一場事前說明會。」郭芙表示,淨灘並不是要讓大家帶著「贖罪」的心情到海灘勞動後就結束,而會融入生態概念,進而傳遞「垃圾為何要從『源頭』減量」的觀念,否則垃圾永遠撿不完。淨灘的方式也不使用夾子,「那有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我們希望透過戴著手套的雙手,感受這些垃圾其實是你我每天製造出來的。」「淨灘,是幫自己撿垃圾,因為環境是大家的家。」郭芙說。

陳人平說,隨著環保意識抬頭,很多企業對此議題愈來愈重視,有好幾家企業與海湧合作淨灘多次,還有一位總經理在淨灘後,決定送給每位員工一支不鏽鋼吸管,杜絕塑膠吸管進入辦公室,「這就是教育的影響力,因為不是在現場才叫做淨灘,而是回去後每減少一個垃圾都是在淨灘,延續性才會更強大,而非期待淨灘活動的成效。」

除了淨灘、垃圾分類與小組回饋分享,海湧也會透過時下熱門的桌遊,或是運用撿到的海洋垃圾,進行分組創作等形式,在遊戲、創作中深化對減塑的認知,像是「撿到哪種垃圾最多」、「從生活減少容易,還是從沙灘撿走容易。」這樣的問題,讓民眾思考減量的重要。

郭芙表示,在淨灘活動時,偶爾也會遇上尷尬的場合,像是有些企業用分組競賽鼓勵員工參與,獲勝者可以吃大龍蝦,這時,海湧就會適時的傳遞海洋保育的概念。「海洋資源日漸枯竭,陸上的食物絕對足夠滿足人類的營養,不一定要跟海洋生物搶。」陳人平說,海洋不該只被視為人類的冰箱,而是人類的朋友,必須透過雙方不斷的溝通來達成。

透過淨灘,讓參與民眾體驗海洋與你我生活的緊密關係,進而達到從源頭減塑的目的。©海湧工作室

透過淨灘,讓參與民眾體驗海洋與你我生活的緊密關係,進而達到從源頭減塑的目的。©海湧工作室

海洋貨幣 串聯社區意識

去年夏天起在小琉球發起的海灘貨幣,就是淨灘活動更深一層的延伸與發酵。陳人平說,每次帶領淨灘活動時總想著如何與地方連結,讓淨灘不僅是一次性的活動,而能透過行動讓地方、社區居民也能參與。海湧剛好有位藝術家夥伴林佩瑜就住在小琉球,討論後以淨灘時撿來的廢棄玻璃片彩繪成海灘貨幣,提供給淨灘的民眾在地消費使用,沒想到推出後大受歡迎,吸引當地店家主動參與淨灘活動。

「貨幣沒有固定的額度,由店家自行決定。」陳人平說,從折抵一個便當到住宿費都有,而且是在沒有提供任何補助的情況下,九十幾家店主動參與。「但是兌換率很低,因為彩繪的實在太漂亮了,拿到的民眾都不捨得換。」郭芙笑說,從原本嘗試性的活動,目前已經成為當地固定舉辦的在地活動,當地的店家也不主動提供塑膠袋,甚至無償提供餐盒給遊客使用。而這種結合貨幣概念的淨灘活動,也慢慢擴散到墾丁和澎湖;野柳、綠島也有社區來詢問討教,希望能引進這樣的環保經驗。

「歡迎複製經驗,沒有版權問題。」郭芙笑說,其實活動是手段,目的只有一個:「減塑」,特別是生活中的減塑。該怎麼做呢?「從『拒絕』做起!」拿起紙筆,寫下從早餐到晚餐、宵夜,可能會接觸到的一次性用品,就會發現你我每天製造多少垃圾,每拒絕一次其實就是最好的減塑。

2017年起,海湧工作室與小琉球在地夥伴林佩瑜合作,在海邊撿到的廢棄玻璃上彩繪,做為海灘貨幣提供參與淨灘的民眾消費使用,造成風潮。©海湧工作室

2017年起,海湧工作室與小琉球在地夥伴林佩瑜合作,在海邊撿到的廢棄玻璃上彩繪,做為海灘貨幣提供參與淨灘的民眾消費使用,造成風潮。©海湧工作室

 

陳人平(左)
海湧工作室創辦人,畢業於國立臺灣海洋大學環境生物與漁業科學學系。於海洋環境生物研究機構任職期間,深刻體會海洋問題。成立社會企業,以客製化、多元化活動,從不同層面推動海洋議題。


郭芙(右)
海湧工作室共同創辦人,國立臺灣海洋大學海洋生物研究所畢業後,進入海龜實驗室工作。在蘭嶼從事研究時,發現海洋垃圾問題對海龜的危害,進而投身海洋廢棄物減量推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