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ye:這從來就是棘手議題,但勢必要有人鼓起勇氣直視

2018-09

Raye:這從來就是棘手議題,但勢必要有人鼓起勇氣直視

初執導演筒之作《十二夜》讓台灣的流浪動物問題得到正視,接下來紀錄片導演Raye將帶領觀眾更進一步走向問題核心,看見毛小孩在收容所之外,與人類和諧共處的另一種可能。

文|Christine Lee・攝影|光頭攝影.Gacha・圖片提供|Raye

紀錄片裡,狗狗們在收容所裡等待著未知的命運,牠們入所時也許渾身是傷,或是健壯活潑。十二夜過後,牠們的未來將交付到人類手中,也許是遮風蔽雨的家,或是無奈的終結。

狗與人之間不可分割的社會關係,在2013年紀錄片《十二夜》中正式得到第一手的觀察與闡述,也在台灣激起不小的話題與波瀾。導演Raye說,自己和貓狗之間的情誼很早開始。國中時學校附近是一片草地,工人常常放便當給小狗吃,但隔沒多久狗就會被抓走,去哪了?幼小的她不知道,只知道以前玩耍時常會聞到「燒垃圾」的味道,大人會說,山上有人在燒狗。

幼時造訪收容所 留下難忘印象

後來她和同學一起去防疫所參觀,看到一堆狗被關在籠子裡,在欄杆後面對來者兇狠地汪汪吠叫,令她十分震驚,怎麼這裡的狗,一反自己從小到大對狗的認知,看起來兇神惡煞貌。「狗不是都很友善的嗎?我到底看了什麼?」她在狹窄的通道來回踱步,驚魂未定,走到外面又看到一隻狗媽媽和一群小狗剛被送來,管理員說這些狗,若是7天無人認養,就會被處理掉。於是她和同學把一窩小狗帶到山下雜貨店旁,除了每天去照顧,也一隻隻送養。

多年後,她和當時那位同學在臉書重逢,同學已變成照顧流浪動物的愛心媽媽,她自己也看了有關海豚的紀錄片《血色海灣》,被裡頭揭發不公不義的精神感動。2011年,同學聯絡人在香港工作的她回來幫忙為流浪動物做些什麼。「雖然安樂死期限從7天延到12天,但我們還是在跟時間賽跑。那時的我剛滿30歲,覺得自己有能力做點什麼,於是拍了《十二夜》這部紀錄片。」

《十二夜》電影上映後受廣大回響,導演Raye也常應邀深入校園,分享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 Raye

《十二夜》電影上映後受廣大回響,導演Raye也常應邀深入校園,分享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 Raye

處女作撼動人心 間接促成動保修法

一切起因都出於對動物純粹的愛,但實際執行起來卻有很多現實性的考量。Raye形容這是一段「從不了解,到了解的過程。」她坦言很多時候自己也是邊拍邊學。「5年前的我還會問:『貓狗到底要收容起來照顧,或也可以放牠在街上走?』但如果放任牠們在街上,遭遇車禍、毒殺或與人有所衝突,最後倒楣的還是貓狗。」《十二夜》打出的口號是「領養,不棄養。」就是因為Raye認為同伴動物和人類關係緊密,是我們的責任。「牠們不是什麼野生動物,你把牠們放到街上,無法存活。」

有感於台灣觀眾對動物議題還是陌生,Raye拍了《十二夜》,換來和觀眾交流的機會。結果掀起出乎想像的效應,也間接促成2014年12月25日《動保法》修法,隔年2月三讀通過,2017年2月正式實施。從此收容所採取零安樂,「十二夜」走入歷史。

可是,光「零安樂」並不能從根本解決問題,反而造成棄養增加與收容品質低落。Raye並不滿足於第一部片寫下成功一役,她知道這是長期戰。如果說《十二夜》是靠呈現收容所的實際環境,觸動觀眾內心情感訴求,那麼接下來的續集電影《十二夜2:回到第零天》,就是用理性分析的角度,從源頭與政策來處理這個議題。這次她以群眾募資的方式,獲得近五千人八百八十餘萬元的贊助,而這些數字的背後,則集結了群眾想更深入認識流浪動物議題的殷切。這次,《十二夜2:回到第零天》將著眼在「結紮,零棄養」的「飼主責任」問題。

小狗跳跳是導演Raye在2013年拍攝《十二夜》時,在員林收容所遇到的狗狗,後來成為她家中的一員。

小狗跳跳是導演Raye在2013年拍攝《十二夜》時,在員林收容所遇到的狗狗,後來成為她家中的一員。

走訪國外取經 理性剖析現象背後

走進Raye在木柵的家,白板上寫滿「結紮」、「收容」等樹狀圖,腳邊兩隻小狗騷動著,一隻是拍《十二夜》認養的「跳跳」,另一隻是原本被認養後又退回的「中分」,院子的薄荷盆栽被跳跳踢翻了,裡頭房間還有幾隻貓咪喵喵叫。牠們的主人Raye從筆電秀出一張張幻燈片,向我們解釋目前手邊的工作進度。

「人養狗的習慣或文化沒有改變,就不能真正解決問題。」Raye一邊摸著腳邊的跳跳一邊說。籌拍續集電影過程中,她走訪台灣各個公私立動物機構,拍出比第一集更深入的視角,同時也到瑞士、美國、荷蘭等相關單位取經,希望可以成為借鏡。這部電影切入的角度不似上部軟性,而是更脈絡性地抽絲剝繭。「你知道荷蘭在1800年時,就已經在畫作裡呈現人狗關係。我想知道歐洲國家是怎麼一步步走來,從有流浪狗到沒流浪狗的?」

其中很重要一環就是「結紮,不放養。」Raye說,ICAM國際同伴動物管理聯盟指導書裡寫得很清楚,只要做到結紮八成以上,流浪動物問題可以得到一定的解決。「流浪狗生命歷程達3~7年,不結紮便會一代又一代循環,這就是當初人類丟棄的結果。」利用晶片、結紮、飼主登記等方式,才能有效集中管理,官方與民間都要建立意識。

《十二夜2:回到第零天》拍攝團隊在台中市動保處前。© Raye

《十二夜2:回到第零天》拍攝團隊在台中市動保處前。© Raye

《十二夜2:回到第零天》拍攝團隊前往美國洛杉磯展開為期6天的拍攝,彼此交流動保經驗。© Raye

《十二夜2:回到第零天》拍攝團隊前往美國洛杉磯展開為期6天的拍攝,彼此交流動保經驗。© Raye

續集 將動物福利更上一層

流浪狗的問題,是大家要一起面對的問題。Raye打個比喻:「就像腫瘤很大的時候,你不可能一次割除,要利用化療慢慢讓它變小。」群眾募資是個開端,明年春天影片會完成,接著計畫將影片免費送到各學校作為動保教育素材。「我無法促使大家全部改變,但我可以拍給你看,讓你知道10年後,台灣的動保觀念是有機會趕上歐美的。」

印度聖雄甘地說:「一個國家的道德水準,從對動物的態度便可以知道。」《十二夜》跨出了第一步,接下來還有很多事要做。「養了貓狗之後,發現自己變得很有耐心。」Raye耐心收拾牠們在家裡造成的狼藉,耐心牽著牠們在屋子前的小公園走上一圈又一圈。Raye說:「這從來就是棘手議題,但勢必要有人鼓起勇氣直視。」幼時在收容所看到的恐懼眼神,成為她改善流浪動物處境的初衷;而她也同樣希望,在未來的某一天,逐漸擴散壯大的會是民眾的動保意識,不再是流浪犬數目了。

Raye
世新大學廣電系畢業、剪接師、MV導演。《十二夜》是她首部執導的影片,目前籌拍續集《十二夜2:回到第零天》,預計明年春天上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