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迷照過來!看前輩們如何用玻璃乾版創作影像詩

2018-09

攝影迷照過來!看前輩們如何用玻璃乾版創作影像詩

台灣20世紀初至1940年代盛行乾版攝影,極少數當年的原件流傳至今,經過細心採集、研究、修復、策展,得以重現光彩,鮮活見證那個質樸年代。

文|陳歆怡・圖片、資料提供|國立臺灣博物館、光影如鏡——玻璃乾版影像展 策展人 張蒼松

台灣在19、20世紀之交,自日本引入已在歐美盛行二十餘載的乾版攝影(Dry plate)(註),乾版俗稱「玻璃版」,影像底材是精緻的平板玻璃,特色是焦點鮮銳度傑出,層次豐富,且經過改進後,感光速度增進到1/25秒,且超越過往濕版攝影必須趁感光藥膜濕潤時完成顯影的不便,雖然在1920年代晚期,台灣部分從事紀錄與外拍的攝影家已開始採用體積比較輕巧的可攜式相機,但營業寫真館仍以玻璃乾版為主,直到1935年乾版式微,逐漸被膠卷替代。

顯貴世家的貼身攝影師

然而,那時的台灣,攝影既昂貴也是難以企及的密技,主要掌握在兩種人手裡:一是奉命來台進行原住民田野調查的日籍人類學者,例如1896年首位來台考察的人類學者鳥居龍藏及其後繼者,為台灣留下一系列山地部落影像。二是隨日軍來台拍攝戰爭畫面的日籍攝影師。後者除役後,留在台灣的,部分開起寫真館營生,並透過師徒制將攝影技術傳給台灣人。

1881年生的台中人林草,正是從日人寫真館習得攝影技術。林草幼年時被寄養於林獻堂堂兄林紀堂家中,14歲起在日人寫真館當學徒,20歲創立「林寫真館」。他自1905年起擔任霧峰林家的家庭攝影師,其中一批攝於1905~1910年間的玻璃乾版,於1985年霧峰林家整修時意外出土,經過修復與放大再現,讓人彷彿穿越時空,回到百年前的世家庭園大院。

林草作品〈霧峰林家「頂厝」・林階堂〉,影中人林階堂年約二十歲,這位未來的臺灣總督府評議會員、林獻堂的胞弟,身著長袍、薙髮結辮,坐在案前持扇讀經,他下撇的嘴角透著桀驁,而包圍他的擺設如瓷瓶、刺繡桌布、水煙、香爐等,在在顯示林家的品味與清朝文人遺風。


註:1871年英國人馬多克斯(Richard Leach Maddox)開發了明膠溴化銀感光乳劑,經多次改進後,改善過往的濕版攝影技術,提升曝光速度。乾版攝影於玻璃板表層塗布明膠溴化銀感光乳劑,拍攝時,在黑暗中將玻璃板裝載入相機片匣,曝光形成潛像,經顯影、定影、水洗完成。

弗雷德里克.雷頓男爵(1830–1896) 賽姬出浴,1890(首次展出) Tate: Presented by the Trustees of the Chantrey Bequest 1890 © Tate, London 2018

〈霧峰林家「頂厝」.林階堂〉 林草,1905~1910年,林明弘先生提供

攝影嗜好蔓延  寫真館走向戶外

1920年代,隨著都會中產階級興起、大眾流行文化盛行,寫真館日增,也激發出更多業餘的攝影愛好者。1924年,35歲的嘉義醫師張清言,花了七百多圓購置乾版立體照相機(透過看片器觀賞時,可以見到立體影像),並設置暗房親自沖洗作品,當年六百圓大約可買下一棟四房一廳的房子,張清言卻難以抗拒攝影的魔力。他的作品〈嘉義街景〉攝下整潔的騎樓街屋,婦女身著和服、木屐,攝影師自己的身影也隱隱映現。作品〈張清言妻子張廖里〉,拍攝的則是因家裡開銷大,愛妻埋首代客縫製衣服,賺取外快貼補家計的賢淑模樣。

隨著寫真館競爭日趨激烈,漸有寫真館攝影師打破圍牆、走向戶外招攬新客群。1927 年,「臼井寫真館」的日人館主臼井直義,勉勵他的學徒、南投人方慶綿到嘉義自力營生,嘉義既有學校,又是遊客往來阿里山的要道,很適合寫真業者發展。當方慶綿來到嘉義市街遙望新高山(玉山)的雄姿,決定以「新高」為寫真館命名。

方慶綿1940年的作品〈寶斗青年團(北斗志工團)與岩田玉一領隊一起爬玉山,由南峰登頂〉,影像中壯闊的連峰景致,配上融入稜線的登山隊伍,構圖美感與優越的攝影技巧兼具,而這只是方慶綿的工作日常。方慶綿攝影生涯四十餘載,總共爬了三千多趟玉山,以因應每年阿里山櫻花季或5~9月的畢業登山熱潮。前往玉山前一天,他會先進駐「鹿林山莊」待命,第2天天未亮,就戴上登山頭燈,穿上二指牛鼻鞋,身帶懷錶,再揹起笨重的木製蛇腹相機及攝影器材,重裝上路。他總是先到祝山拍觀日出的客群,再前往玉山拍攝登頂的畢業旅行青少年,體能可比登山家。

〈寶斗青年團(北斗志工團)與岩田玉一領隊一起爬玉山,由南峰登頂〉 方慶綿,1940年,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提供

〈寶斗青年團(北斗志工團)與岩田玉一領隊一起爬玉山,由南峰登頂〉 方慶綿,1940年,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提供

為小人物顯影

1906年,日本出現第一間寫真專門學校,台灣人開始赴日接受攝影教育,以琢磨攝影技藝。舉例而言,台中市后里區「張寫真館」的館主張朝目,1920年代中期便專程前往「東京寫真學院」求學,他的作品〈新錦雲南管戲系列〉,攝於寫真館內及舞台上、下,精準掌握快門瞬息,為戲班子弟苦心淬煉的「科步到位、身段語彙、角色個性」定格,並在每幀照片下記載團名與人名。

〈新錦雲南管戲系列——武旦(青衣)江妹〉 張朝目,約1932年,張文魁先生捐贈,國家攝影文化中心典藏

〈新錦雲南管戲系列——武旦(青衣)江妹〉 張朝目,約1932年,張文魁先生捐贈,國家攝影文化中心典藏

1930年代後期,戰火已然滲透到民間,攝影家仍勤奮地為庶民生活做記錄。例如,位於桃園楊梅的「金淼寫真館」,每到過年前後仍然大排長龍。攝影師吳金淼平日勤於外拍婚喪喜慶,留下早期客家文化的衣著、祭儀與生活細節。大約攝於1940年的作品〈婦女救護隊〉,恬靜的構圖與姊妹情深,呈顯出小人物在動盪時局下,仍尋覓著自我安身之道。此外,寫真館也拍下楊梅子弟出征前家族送別、美軍空襲後崩毀的民宅,慶祝台灣光復楊梅街大會等畫面,為小鎮大小事寫下備忘錄。

而攝於1949年,金淼寫真館的作品〈第一次正式換發國民身分證,為了免於民眾排隊久候,攝影家請大家先排排坐入鏡;一張玻璃版底片分「五列、五次」曝光,後製再切成獨照——芸芸眾生,率真而質樸〉中,除了鄉親面容靦腆樸素,影像的功能性十足,也說明戰後物資貧乏的年代,人與人之間體貼、親近且樸實的關係。

〈第一次正式換發國民身分證,為了免於民眾排隊久候,攝影家請大家先排排坐入鏡;一張玻璃版底片分「五列、五次」曝光,後製再切成獨照——芸芸眾生,率真而質樸〉 楊梅,吳金淼,1949年,由四張構成一件,國家攝影文化中心典藏

〈第一次正式換發國民身分證,為了免於民眾排隊久候,攝影家請大家先排排坐入鏡;一張玻璃版底片分「五列、五次」曝光,後製再切成獨照——芸芸眾生,率真而質樸〉 楊梅,吳金淼,1949年,由四張構成一件,國家攝影文化中心典藏

展場資訊

光影如鏡-玻璃乾版影像展
展  期:即日起~9/30
展出地點:國立臺灣博物館本館 二樓迴廊展區
*展覽名稱、地點、時間與內容,以官網為主。
國立臺灣博物館
地  址:台北市中正區襄陽路2號(二二八和平公園內) 開放時間:週二~週日每日9:30~17:00(週一、除夕及春節初一休館) 服務專線:02-2382-25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