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出國就能欣賞!《裸:泰德美術館典藏大展》解讀西方裸體藝術的美學奧祕

2018-08

不用出國就能欣賞!《裸:泰德美術館典藏大展》解讀西方裸體藝術的美學奧祕

18世紀末以來,西方藝術進入一個多變年代,從古典主義到當代藝術,眾多流派此起彼落,精采紛陳。作為經典主題,「裸體」的種種表現,凝聚著藝術和社會觀念轉變的歷程,也提供我們觀看、認識自己身體的角度和可能性。

文|胡德揚・圖片提供|高雄市立美術館

作為一個表現類型,西方藝術中的「裸體」(Nude)是一個專有名詞,更是藝術家養成中很重要的過程。高雄市立美術館館長李玉玲說明,學院派繪畫中,最高的表現類型是歷史畫,裸體則是為了使藝術家能在歷史畫中正確呈現人體或人物的「習作」,重要性不言可喻。西方傳統藝術對裸體的規範很嚴謹,概要來說有三大原則:第一,「裸體不等於裸露(Naked)」,藝術作品表現的裸體,和肉眼所見的「赤裸」並不相同,我們可以說,裸體人物穿著一層「形式的外衣」;第二,「不可以真實的當代人物為對象」,所以藝術家表現的人物往往以歷史、希臘神話或聖經典故為來源;第三,「絕對不可傷風敗俗」,不能引發情慾想像,裸體的表現手法必須端正、嚴謹。

轉變  從理性到感性

以英國藝術家弗雷德里克.雷頓男爵(Lord Frederic Leighton)的《賽姬出浴》(The Bath of Psyche)為例,李玉玲分析,賽姬是希臘神話中的人物、愛神丘比特的妻子,「現實人生中並不可見。」在雷頓男爵筆下,賽姬的身體質感近乎大理石般「沒有溫度」,給人的感受反而更類似畫面後方的大理石柱,可見藝術家志不在表現血肉之軀,而是「探討人體如何作為理性化的形體。」李玉玲分析。

弗雷德里克.雷頓男爵(1830–1896) 賽姬出浴,1890(首次展出) Tate: Presented by the Trustees of the Chantrey Bequest 1890 © Tate, London 2018

弗雷德里克.雷頓男爵(1830–1896) 賽姬出浴,1890(首次展出) Tate: Presented by the Trustees of the Chantrey Bequest 1890 © Tate, London 2018

但裸體的概念並非一成不變,法國藝術家奧古斯特.羅丹(Auguste Rodin)的雕塑《吻》(The Kiss)就是一例。這件廣為人知的作品靈感來自但丁(Dante Alighieri)《神曲》中保羅(Paolo)和弗朗西斯卡(Francesca)的悲戀情節。羅丹表現出兩人激情迸發的瞬間,幸福和歡愉的氛圍極具感染力;不過,由於羅丹如實表現人體,首次展出時甚至被批評為色情作品,但因為男女擁吻的浪漫造型充滿張力,作品迅速受到民眾熱愛,而這也顯示出社會輿論對裸體看法的轉變;後來法國政府更訂做了一件,且在1889年的萬國博覽會展出。

奧古斯特.羅丹(1840–1917) 吻,1901-4 Tate: Purchased with assistance from the Art Fund and public contributions 1953 © Tate, London 2018

奧古斯特.羅丹(1840–1917) 吻,1901-4 Tate: Purchased with assistance from the Art Fund and public contributions 1953 © Tate, London 2018

探索私密與真實

印象派、後印象派藝術家中,皮耶.波納爾(Pierre Bonnard)是很特殊的一位,描繪的畫面彷彿漂浮著一層細緻粉彩,而他的繆思則是妻子瑪爾特(Marthe)。由於瑪爾特患有肺結核,需要以浸浴作為治療方式,波納爾因而留下多件以浴室為場景的作品,《浴缸中的裸女》(Nude in the Bath)的視角極為奇特,完整身體已不可見,只在畫面右半部呈現一個「枝節的片段」。左側可見到一名男性的下半身,那正是波納爾本人,畫面表現出夫婦的私密空間,李玉玲提到,「在古典主義中,這是完全看不到的。」

皮耶.波納爾(1867–1947) 浴缸中的裸女,1925  Tate: Bequeathed by Simon Sainsbury 2006, accessioned 2008 © Tate, London 2018

皮耶.波納爾(1867–1947) 浴缸中的裸女,1925 Tate: Bequeathed by Simon Sainsbury 2006, accessioned 2008 © Tate, London 2018

經由波納爾的作品,我們可發現,藝術家已開始描述中產階級生活,觀眾未必知道裸體人物的生活細節,但已可了解對方是真實人物。二戰之後,裸體的觀念和範疇有了更大的轉變,盧西安.佛洛伊德(Lucian Freud)對於「真實」的表現,堪稱是一大代表。他的祖父是精神分析學創始人西格蒙德.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而盧西安經由繪畫進行人性真實的探索,力度可說不下祖父。《站在布堆旁》(Standing by the Rags)帶給觀者強大的視覺震撼,他筆下的裸體樣貌,和一般概念中的完美身體大相逕庭,而是顯示出「血肉之軀」沉厚的量感和張力。他的創作是「對模特兒長期觀察後想像的濃縮,充滿真實感,但不是對現實的單純再現。」李玉玲進一步提到,「佛洛伊德的畫作通過裸體,觸及了一種人性的顯現,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會覺得很美。」

盧西安.佛洛伊德(1922–2011) 站在布堆旁,1988-9 Tate: Purchased with assistance from the Art Fund, the Friends of the Tate Gallery and anonymous donors 1990 © Tate, London 2018 © The Lucian Freud Archive / Bridgeman Images

盧西安.佛洛伊德(1922–2011) 站在布堆旁,1988-9 Tate: Purchased with assistance from the Art Fund, the Friends of the Tate Gallery and anonymous donors 1990 © Tate, London 2018 © The Lucian Freud Archive / Bridgeman Images

透過裸體  觀看自己的身體

從佛洛伊德的作品可看出,藝術家愈來愈誠實地表現裸體,有些藝術家甚至將己身作為觀察對象,例如法國藝術家露易絲.布爾喬亞(Louise Bourgeois)便曾描繪自己懷孕時的形象和感受。儘管藝術家對表現裸體的觀念不斷鬆動、延伸,李玉玲觀察到,「『裸體不等於裸露』的原則仍是有效的。」此外,面對日趨多元的裸體藝術表現 ,除了觀看與理解,其意義更在蔣勳曾寫到的,透過裸體,我們「可以不同的觀點重新認識自己的身體,找回最初的情感流露、最單純的喜悅和慾望。」

展場資訊

裸:泰德美術館典藏大展
展  期:即日起~10/28
展出地點:高雄市立美術館
*部分展品僅展示至9月初
*展覽名稱、地點、時間與內容,以官網為主。
高雄市立美術館
地  址:高雄市鼓山區美術館路80號 開放時間:泰德展覽期間每日 9:00~17:00(週一不休館) 服務專線:07-5550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