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磊:攝影不只是為了獵取好照片,而是融合對生物與環境的理解,讓生態攝影也能跟友善大自然一樣永續

2018-07

金磊:攝影不只是為了獵取好照片,而是融合對生物與環境的理解,讓生態攝影也能跟友善大自然一樣永續

金磊以傑出的水上海下鯨豚攝影,作為鯨豚保育與海洋教育的傳播橋梁,讓人從中看見鯨豚美麗且令人震撼的影像,進而認識並親近海洋,也透過演講傳遞海洋理念,啟發跨領域的靈感與熱情,共同為海洋盡一分心。

文|黃佳琳・攝影|Zola Chen・圖片提供|金磊

採訪這天,金磊正好輪班擔任賞鯨船上的解說志工,身為台灣少數長期記錄鯨豚生態的攝影師,他的解說除了專業知識,還多了幾分「畫面感」。他帶領遊客欣賞東海岸太平洋的海浪起伏、中央山脈的山稜線條,以及光線與海面交織變幻的顏色等,跟著他的指引,原本習以為常的海洋景象,有了更鮮明的樣貌。這天我們非常幸運,巧遇難得一見的「偽虎鯨家族獵食旗魚」奇景,金磊笑說:「我出海十多年也不曾見過,每趟航程都是全新的體驗!」

從水上拍到海下  著迷於鯨豚

金磊從大學時期就開始接觸攝影,喜歡拍攝生態題材,2001年在花蓮當兵時,因緣際會加入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擔任志工,從此一頭栽進鯨豚世界,十多年來蹲點花蓮,擔任解說員,跟著賞鯨船出海,累積豐厚的鯨豚知識與水上拍攝經驗。

中華鯨豚協會常務理事余欣怡表示,金磊的攝影作品提供了鯨豚研究目擊種類的確認,例如銀杏齒中喙鯨和柏氏中喙鯨乍看不容易立即判別,但因為金磊長期觀察鯨豚,熟知牠們的外型特徵,所以會特別注意拍攝能區別的頭部特徵,他也協助鯨豚影像辨識(PHOTO-ID)個體資料的蒐集,提供如虎鯨和領航鯨等個體背鰭的照片,同時也積極串聯台灣與國際間的鯨豚保育與研究者⋯⋯對推廣鯨豚保育不遺餘力。

但金磊拍久了水上鯨豚的模樣,也開始好奇:「台灣周遭的鯨豚,在海面下是什麼樣子呢?」他尋訪許多台灣資深的水中生態攝影師,如柯金源、郭道仁等,了解台灣雖然已有許多人從事海中攝影,拍攝珊瑚礁生態、魚類蝦蟹和海蛞蝓等,但關於台灣鯨豚的水下影像記錄,卻沒有人做過。

金磊自2001年起因緣際會加入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擔任義工,從此一頭栽進鯨豚世界,並對推廣海洋教育不遺餘力。©歐陽夢芝

金磊自2001年起因緣際會加入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擔任義工,從此一頭栽進鯨豚世界,並對推廣海洋教育不遺餘力。©歐陽夢芝

「因為成本高,不確定因素多。」金磊指出,賞鯨船都無法保證每趟航程都能找到鯨豚,更別說水下拍攝,得考量攝影師、船家、海流與鯨豚狀況等。雖然國內「前無古人」可提供金磊相關的指引,他依舊毅然從2007年起,自行摸索水下鯨豚攝影。

根據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的賞鯨紀錄,抹香鯨是台灣較容易被目擊的大型鯨,一年約可目擊15~20次,因此金磊一開始就先鎖定拍攝抹香鯨,但當時沒有任何在水下與鯨互動經驗的他,面對一隻體長14米、有如公車般巨大的抹香鯨迎面而來,他笑說:「真的會怕!」即使當時他已研究過許多國外拍攝水下鯨豚的資訊與影片,但因為缺乏足夠知識與經驗,嘗試了3年還是宣告失敗,於是覺悟,決定親赴與大翅鯨共游聞名的東加王國學習。

抹香鯨是台灣最常見的大型鯨,一年約可目擊15~20次,是較可能拍到的物種。2012年金磊終於拍到台灣第一筆水下抹香鯨影像,但當時的紀錄仍不適合發表,再嘗試了兩年才拍到可發表的台灣水下抹香鯨影像。©金磊

抹香鯨是台灣最常見的大型鯨,一年約可目擊15~20次,是較可能拍到的物種。2012年金磊終於拍到台灣第一筆水下抹香鯨影像,但當時的紀錄仍不適合發表,再嘗試了兩年才拍到可發表的台灣水下抹香鯨影像。©金磊

長年記錄台灣鯨豚  推廣海洋教育

金磊自2011年前往東加王國學習水下鯨豚拍攝,至今已連續7年不曾間斷,中間也曾赴斯里蘭卡拍攝藍鯨和抹香鯨群、到阿根廷拍攝露脊鯨等,隨著水下與鯨互動的經驗愈豐富,他理解到,雖然各地鯨豚物種不同,但接近的方式大同小異,金磊提醒,不能為了拍出絕美照片,就阻擋或包圍鯨豚去路,這樣會讓牠們感到壓迫,發現鯨豚後的第一件事應是「先觀察鯨豚的狀況、游速、是否警戒,以評估是否可接近與進行水下拍攝,而不是看到鯨魚就興奮地往下跳。」

也因為有了連續多年赴東加累積水下與鯨共游的經驗,金磊才深刻理解,台灣東海岸雖然也有鯨豚出沒,但和國外其他有鯨豚居留的地點不同,黑潮洋流是鯨豚遷徙路徑,牠們大多只是路過台灣,游速快、警戒高,加上大型鯨如虎鯨、大翅鯨等,每年經過東海岸的機會屈指可數,即使金磊每年夏天都已駐守花蓮,不放過任何可出海拍攝的機會,但一年能拍到一張可公開發表的台灣水下鯨豚照片已經算是不容易,即便如此,金磊也沒有放棄,近年陸續記錄到的鯨豚有抹香鯨、飛旋海豚、虎鯨和偽虎鯨等。

水下拍攝大型鯨具有相當的風險,這些生物動輒十米以上,雖然不會主動攻擊人,但有可能發生不小心誤擊的事件。照片為金磊2017年在東加被成年、約十四米的大翅鯨胸鰭揮到的瞬間。©金磊

水下拍攝大型鯨具有相當的風險,這些生物動輒十米以上,雖然不會主動攻擊人,但有可能發生不小心誤擊的事件。照片為金磊2017年在東加被成年、約十四米的大翅鯨胸鰭揮到的瞬間。©金磊

飛旋海豚對金磊意義非凡,牠們是花蓮出海賞鯨最常見的鯨豚,就像鄰居般的存在,但因為游速太快,甚至比許多大型鯨更難拍。©金磊

飛旋海豚對金磊意義非凡,牠們是花蓮出海賞鯨最常見的鯨豚,就像鄰居般的存在,但因為游速太快,甚至比許多大型鯨更難拍。©金磊

另一方面,金磊對鯨豚的熱情,與不藏私的經驗分享,也啟發不同領域的人追隨他學習拍攝鯨豚、出海與鯨豚互動,甚至一同遠赴國外,了解他國如何從事鯨豚生態旅遊,進而反饋在各自的工作領域中。此外,金磊也常應邀到各地分享鯨豚知識與海洋教育,透過演講喚起一般民眾對鯨豚與海洋的興趣。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執行長張卉君表示:「金磊帶回大量寶貴經驗跟不同視野,並無償提供基金會許多珍貴影像,他對鯨豚與大海的熱情影響了許多人,也成為黑潮夥伴持續前進的動力之一。」

金磊也從拍攝鯨豚的過程中領悟到:「是你的,就會是你的;不是你的,追也追不到。當所有的條件都對的時候,事情自然就會發生。」對金磊而言,攝影不只是為了獵取一張好照片,而是融合對生物與環境的理解,讓生態攝影也能跟友善大自然一樣「永續」。

2018年3月,金磊在花蓮清水斷崖前拍攝到大翅鯨躍身擊浪的珍貴畫面。他將多年來習自東加的經驗應用在台灣,成功讓大翅鯨母子鬆懈心房,與賞鯨船互動一個多小時。©金磊

2018年3月,金磊在花蓮清水斷崖前拍攝到大翅鯨躍身擊浪的珍貴畫面。他將多年來習自東加的經驗應用在台灣,成功讓大翅鯨母子鬆懈心房,與賞鯨船互動一個多小時。©金磊

金磊
自由生態攝影師與環境教育工作者。2001年起擔任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解說員迄今。記錄鯨豚十多年,曾拍攝台灣第一部鯨豚生態紀錄片《海豚的圈圈》,並著有《臺灣常見21種鯨豚圖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