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嗎?它不但是生活紀錄,也是百科全書跟禮物!

2018-06

你知道嗎?它不但是生活紀錄,也是百科全書與禮物!

你有寫紙本日記的習慣嗎?相信不少人還保留著年少、學生時期的日記至今。回顧日治時期的日記本,不僅內頁設計富巧思,豐富的附錄內容更媲美生活百科全書,甚至還被戀人們作為定情禮物。

文|李偉麟  

十年連用日記,可同時回味過去與放眼未來。(資料來源:江擎甫先生日記本,日本國民社出版,記載年份由1939年至1948年。江槐邨收藏、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博士生楊朝傑提供)

十年連用日記,可同時回味過去與放眼未來。(資料來源:江擎甫先生日記本,日本國民社出版,記載年份由1939年至1948年。江槐邨收藏、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博士生楊朝傑提供)

大家熟悉的日記本內,除了印出年份、日期、星期、標示節氣與國定假期,多半還會在頁邊附上一句名言語錄,其餘的空間印好行線後,就是留給日記主人記錄生活點滴的天地。

巧思設計與豐富資訊  寫日記很有趣

日治時期的日記本,為每天記錄的日常事項設想了許多有趣的設計,例如攝氏與華氏刻度的溫度計小圖,用一條直線就能夠記下當日溫度,相當生動;今天寫信給誰、收到誰的信,也有專屬的欄位;有的日記本還會為每天的社會大事及感想留下固定欄位,類似學生週記;日記本最後也常附有各式空白表格,供記錄金錢出納、收到的贈禮與回禮等。

西螺文人江擎甫(1901~1993年)留下的日記中,還有可連用十年的日記,把十年的同一天設計在同一頁,如此可對照與檢視人生的歷程,寫日記時可以同時回顧過去與放眼未來,既實用又提供了省思的機會。

補充新知  日記兼教養、教育功能

除了特別設計的欄位,當時的日記本也有類似現代「生活小幫手」的概念,例如附上每日三餐的建議菜單,讓主婦們不必為了煮什麼菜大傷腦筋;或是有如現代追星指南,像是針對當時文藝青年設計的《文章日記》,日記本的最後竟印有當時文人的住址,讓文青得以拜訪仰慕的作家。

通常附錄內容很多的日記本,在後半部會有一頁目次表,把各項附錄的頁次標示清楚,以利查找。近江セールズ(sales)株式會社印製的1935年《編輯日記》,第205頁就是整本日記附錄內容的目次,共有「新時代美妝法」、「近代的料理法」、「新時代工藝美術」等12大類,內容包括家具的挑選方法、西洋風格的室內擺設,以及介紹西洋音樂家、新式建築等。

至於為什麼日記本要附錄各式各樣的實用資訊內容?國立高雄師範大學臺灣歷史文化及語言研究所副教授吳玲青分析,日記本附錄的個人修養、家庭、婦女及交通資訊,以及各類訊息與雜學等,可以滿足民眾渴求新知,或取得生活資訊的需求。真理大學台南校區台灣文學資料館名譽館長張良澤甚至說,當時的日記本,已可被視為一本兼具教養和教育功能的生活百科全書。

1937年(昭和12年)日本博文館出版的《當用日記》內頁,已印製好每日三餐的菜單建議。(資料來源:江擎甫先生日記本,江槐邨收藏、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博士生楊朝傑提供)

1937年(昭和12年)日本博文館出版的《當用日記》內頁,已印製好每日三餐的菜單建議。(資料來源:江擎甫先生日記本,江槐邨收藏、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博士生楊朝傑提供)

除了自用  也是新年禮或定情禮

根據吳玲青的研究,日記本成為一種印刷精美且公開販售的商品,約莫是在日治時期進入台灣社會。除了自用,也被視為禮物。以官方發行的《臺灣日日新報》為例,販售日記本的廣告多以「新刊圖書介紹」或「新刊介紹」名義刊登,時間大約集中在每年的11、12月,這也與年底贈禮或答禮的習慣有關。

戀人間也會送日記本做為定情禮物。張良澤的母親陳錦雲女士一生只擁有過一本日記本,就是在她19歲時,未婚夫買了一本1937年的精美日記本做為禮物。張良澤說,在那個男女關係還相當保守的年代,這樣的禮物,恰好可讓戀人寫下戀愛和思念的心情。

因生活習慣改變,社群媒體、各式APP已經漸漸取代傳統日記本的部分功能,但回憶日治時期那些設計頗具巧思、附錄資訊豐富的日記本,發現昔日管理生活的種種靈感,一點都不比現今遜色,甚至更多了些書寫的溫度。

日治時期的日記本是提供新知的媒介之一。以陳錦雲女士的日記為例,6月底的最後一頁附錄了「夏天的自然」與「游泳之頁」兩則資訊,前者便寫道:「⋯⋯家的四周朝夕多洒水,水氣蒸發時會吸收溫度,因此感覺涼快。有人喜歡冷水浴,其實對身體不太好,再怎麼熱也要泡熱水才好⋯⋯」(資料來源:《青春物語-陳錦雲日記》下卷,原件復刻本,譯文取自上卷翻譯本。張良澤提供。)

日治時期的日記本是提供新知的媒介之一。以陳錦雲女士的日記為例,6月底的最後一頁附錄了「夏天的自然」與「游泳之頁」兩則資訊,前者便寫道:「⋯⋯家的四周朝夕多洒水,水氣蒸發時會吸收溫度,因此感覺涼快。有人喜歡冷水浴,其實對身體不太好,再怎麼熱也要泡熱水才好⋯⋯」(資料來源:《青春物語-陳錦雲日記》下卷,原件復刻本,譯文取自上卷翻譯本。張良澤提供。)

參考資料

1.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副研究員陳怡宏訪談。
2.真理大學台南校區台灣文學資料館名譽館長張良澤訪談。
3.國立高雄師範大學臺灣歷史文化及語言研究所副教授吳玲青訪談。
4.《陸季盈日記》複製原件影像,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典藏。
5.《青春物語-陳錦雲日記》上、下卷,含原件復刻及翻譯本,財團法人世聯倉運文教基金會贊助良澤文庫出版,2016年。
6.《少年日記-蔡玉村》上、下卷,含原件復刻及翻譯本,財團法人世聯倉運文教基金會贊助良澤文庫出版,2017年。
7.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博士生楊朝傑提供:江槐邨先生典藏、江擎甫先生留下的多本日記。
8.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檔案館典藏《吳新榮日記》、《灌園先生日記》、《楊水心女士日記》、《呂赫若日記》複製原件影像。
9.吳玲青(2014),〈日治時期臺灣的日記本-以《臺灣日日新報》的記事為例〉,《歷史臺灣: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館刊第八期》。
10.〈日記與歷史〉(2015),作者為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教授呂紹理,引自網站「歷史學柑仔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