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翔、吳致寧:有時候我們以為是幫助了移工,但其實參與了他們人生的重要階段,成為彼此會放在心上的人

2018-06

陳凱翔、吳致寧:我們以為是幫助了移工,但其實是參與了他們人生的重要階段,成為彼此會放在心上的人

近年來,在台灣的移工議題耕耘上,出現了嶄新的面孔,這群平均年齡不到三十歲的年輕團隊打造的非營利組織「One-Forty」(社團法人台灣四十分之一移工教育文化協會),在短短三年內,期望透過教育來幫助移工,打破貧窮的循環,更翻轉出非營利組織的創新經營模式。

文|錢麗安・攝影|游家桓・圖片提供|One-Forty

若你曾在假日行經台北車站大廳、桃園後車站或台中第一廣場,一定見過他們的身影,也許是三兩成群笑鬧著、說著不熟悉的話語,或許席地而坐,共享家鄉滋味。他們是來自東南亞的移工,在台灣從事家庭看護、產業勞工、漁船漁工等工作。根據統計,截至2017年底台灣移工人數已達六十七萬,大約台灣總人口的四十分之一,然而鮮少有人注意到他們。

陪移工走一段旅程

One-Forty是其中的少數。創辦人陳凱翔與吳致寧,頂著大學商學院學歷,卻不約而同地想走一條不同的路。陳凱翔畢業後給自己半年的Gap Year(空檔年,在人生求學或求職、轉職間的假期,進行海外壯遊或自我追尋的旅程),到印度與菲律賓擔任志工,開啟對非營利組織的認知,新認識的菲律賓朋友,更開啟他對台灣菲律賓移工的生活與故事的好奇。

而大學期間便持續透過旅行探索不同文化與價值觀的吳致寧,則被印尼移工Yani的故事打動。Yani的父親原本為她存了一筆大學就學基金,但在父親意外過世後,Yani將基金轉為家用,挑起家庭重擔的她惦記著要完成父親的夢想,隻身來台一邊工作一邊攻讀印尼空中大學課程。「我們年紀相仿,際遇卻大不同,憑什麼是我而不是她享有較為優渥的資源。」

吳致寧表示,如果能換位思考,就會發現移工是非常勇敢的一群人,為了更好的生活、工作與未來,在異地展開一段旅程。

One-Forty團隊每年夏天前往印尼進行田野調查、用影像及文字記錄移工學生返鄉後的生活近況,作為計畫推展的參考。©One-Forty

One-Forty團隊每年夏天前往印尼進行田野調查、用影像及文字記錄移工學生返鄉後的生活近況,作為計畫推展的參考。©One-Forty

探索移工需求 從移工商學院到移工人生學校

理念一拍即合的兩人,經過將近一年的摸索,與移工閒聊,發現他們最想存錢回國開店,卻對開店相關知識一無所知,「我們都有商業管理背景,這件事我會做。」陳凱翔說。兩人因此花了三個月設計課程,推出「移工商學院」。

有了課程,卻不知道學員在哪?於是拿著課程傳單走遍台北車站等移工聚集處,慢慢取得移工信任,第一期僅15人來上課,沒想到移工反應熱烈,口耳相傳之下,近期剛結束的第五期課程,學員成長到一百多人。課程內容也由商學院向外拓展。「現在以全印尼語教學的課程,不僅有開店創業,還有中文、理財、電腦等,變成一個學校。」陳凱翔補充。

隨著課程成功推動,兩人慢慢規畫出One-Forty的兩大目標:移工培力與建立台灣人與移工間的連結。前者除了開辦「移工人生學校」,也針對有需求卻無法上課的學員,設計線上課程。「移工放假日多半不穩定,但普遍對手機的黏著度高,對於影片的回響很熱烈。」One-Forty團隊發揮年輕世代對影音及行銷的敏感度及求知精神,自行摸索製作影片,以即時、生活化、有趣且不超過5分鐘的方式,內容從搭公車、購物、看病到商業課程。每週還有兩次網路直播,讓移工線上提問,即時解決各種問題。

移工人生學校的理財課堂,學生藉由描繪出每個月的薪水支出與花費,建立理財基礎觀念。©One-Forty

移工人生學校的理財課堂,學生藉由描繪出每個月的薪水支出與花費,建立理財基礎觀念。©One-Forty

參與One-Forty課程的移工Nanik回印尼創業,與家人一起開了炸雞店。©One-Forty

參與One-Forty課程的移工Nanik回印尼創業,與家人一起開了炸雞店。©One-Forty

建立友善社會的連結  東南亞星期天

至於「建立台灣人與移工間的連結」,吳致寧說,移工與我們的生活密不可分,而他們在台灣的生活取決於雇主及社會氛圍,因此,One-Forty鎖定台灣年輕人為對象,透過展覽或是每月一次的「東南亞星期天」,創造友善的場域,像是街區小旅行、語言交換等,讓台灣人可以與移工坐下來聊天,產生一些連結,也埋下改變的種子,透過接觸、交流,進而同理,建立一個實質友善的社會。

除了學習課程,One-Forty也透過繪畫、說故事、唱歌等活動建立移工的自信,看見自我價值,像是在桃園工廠工作的Mandala在課堂上的自彈自唱中找到自己喜歡做的事也建立了自信,後來他不僅寫了一首歌送給One-Forty,還組了6人樂團擔任主唱,經常受邀演出。

 

東南亞星期天活動,移工們與台灣人互相分享故事。©One-Forty

東南亞星期天活動,移工們與台灣人互相分享故事。©One-Forty

翻轉NPO模式  賦予服務價值

相較於台灣非營利組織的運作模式,陳凱翔與吳致寧則希望能翻轉現有的運作模式。「傳統認知中,非營利組織資金來源只能靠募款,但我覺得我們做得很有價值,是能夠有其他方式的。」陳凱翔說,像Yani回印尼後,因擁有優異的中文與商學能力,進入當地台商工作,現在政府推動「新南向」政策,有愈來愈多台商希望One-Forty協助培訓人才,甚至設立企業專班;也有台灣傳統產業,邀請他們為廠內移工設計客製化課程,這都是潛在的資源。

「台灣很少有年輕人創辦、從零到一的原生非營利組織,還能走到國外去。」陳凱翔說,移工議題是世界性的,因此有機會與跨國組織合作,從台北跨向世界。

今年,One-Forty預計進行首度的大型群眾募資,吳致寧說,經過三年穩定的運作,到了需要大眾投入才能做更多事。像是將人生學校往中南部拓展,需要更多的師資與場地資源;原本設定服務以占台灣移工近四成的印尼移工為主,今年起也計畫逐步納入菲律賓、泰國與越南,因此以募集三、四百位定期定額的捐助者為目標,並打破募款的刻板印象,「募款不只是需要你伸出援手,而是我在做一件很棒的事,想邀請你加入,我們一起做值得驕傲的事。」吳致寧說。

關注弱勢,對一般人來說是公益的奉獻,對兩位年輕人而言:「有時候我們以為是幫助了移工,但其實我們是參與了他們很多人生重要階段,成為彼此生命中會放在心上的人。」

陳凱翔
1989年生,國立政治大學企業管理學系畢業。One-Forty創辦人,曾任印尼在台勞工聯盟(IPIT)中文老師,並曾赴印度參與「貧民窟照護計畫」志工。
吳致寧
1992年生,國立臺灣大學工商管理學系畢業。One-Forty創辦人,曾赴土耳其與法國擔任志工。

你可能還想看:

吳宗信:至少讓1%的台灣人有作太空夢的勇氣... 2010年9月16日,台灣學術界第一個試...
李乾朗:讓古建築說自己的故事! 投入四十餘年精力,完成七十餘項古蹟調查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