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畫布上的詩人,王攀元的苦澀美學打動現代人的心

2018-05

他是畫布上的詩人,王攀元的苦澀美學打動現代人的心

王攀元的一生是部曲折歷史,也是他繪畫的養分。他將人生中的顛沛際遇全都入畫,在大片留白的畫布中,蘊藏豐富的情感和張力,用一張張的畫作,述說對故鄉的思念,以及對蘭陽風土的真實感受。

文|陳怡如・圖片提供|國立歷史博物館

畫布上,無邊天地填滿空間,一輪火紅太陽緩緩西沉,一隻孤鳥在枝椏上低頭沉思⋯⋯孤寂沉靜,又帶點幽微晦澀,這就是曾獲國家文藝獎的畫家王攀元特有的「苦澀美學」。他常在畫布上畫上大片背景,再點綴一、兩個主角,構圖簡單,卻極富情感與張力,因而讓他搏得「畫布上的詩人」美名。

蔣勳曾對王攀元的畫作有過如此評論:「王攀元的世界也許並不巨大,在狹小而孤獨的偏僻市鎮一角,他和荒涼的海灘對話,和踽踽獨行的狗對話,和偶然的天際的流雲對話,或者,更多的時間,王攀元只是在畫布上和自己對話罷。」

落日 Falling Sun 油彩、畫布,45.5×38cm

落日 Falling Sun 油彩、畫布,45.5×38cm

顛沛流離的人生際遇

王攀元對油畫、水彩、水墨皆有涉獵,用色渾厚大膽,構圖卻十足簡約。但面對如此「簡單」的作品,卻總能勾起觀者最深層的情緒,彷彿被吸入畫中世界,將自己替換為畫中主角,國立歷史博物館館長廖新田如此解讀:「這是一種都會人的孤獨感所導致的共鳴,我們在都市裡,卻感覺被都市拋棄,所以他(的畫作)能打動現代人的心。」

而王攀元作品的孤寂感,很大程度和他顛沛流離的人生歷程有關。他生於中國江蘇,3歲時不幸喪父,母親也在他13歲時早逝,與他關係較好的親戚一個個遠嫁,令他從小感受人情冷暖,在紛亂的大家族裡,養成隱忍性格。

即使王攀元後來考取上海美術專科學校,家族還是斷絕一切經費支援,他就學時常身無分文,青壯年又在戰亂中度過,他的人生,前40年都飽受生命中難以承受的淒苦。即便1949年來台,一開始也人生地疏、生活困頓,曾為生計在高雄碼頭當搬運工人,3年後才應羅東中學之聘擔任美術老師,從此定居宜蘭,直至2017年過世。

無奈 Resignation 水彩、紙,39×54cm

無奈 Resignation 水彩、紙,39×54cm

將生命歷程入畫

困頓的生活沒有讓他喪失對繪畫的熱情,王攀元反而將憂患的人生歷程藉由象徵手法入畫,他常描繪許多元素,像是無邊天地、火紅太陽、追日的孤犬、落單的鳥、茫茫大海的孤帆、紅衣女郎等,線條簡單,卻極富震撼張力,因為這一筆一畫背後,都蘊藏他的人生故事。

比如黃綠色調的無邊天地,就像王攀元家鄉的遼闊草原,小時候他經常獨自在草地上和自己玩,悲傷飄零的畫面,一次次被塗抹到畫布上;而踽踽獨行的狗,則是王攀元從小唯一的玩伴。遼闊大海上的孤帆,投射他從對岸渡海來台的經歷,像是歸鄉又是遠行;他也酷愛畫日和月,讓他有遙望遠方之感。

紅衣女郎則是王攀元昔日戀人季竹君的化身。王攀元在就讀上海美專時曾染上傷寒,多虧季竹君在醫院悉心照顧,還協助醫藥費用,才得以痊癒。因為季竹君喜歡穿著一襲紅夾克,所以紅衣人也是王攀元心中最深層的情感投射。

森林之雪 Snow in Forest 油彩、畫布,92×92cm

森林之雪 Snow in Forest 油彩、畫布,92×92cm

悠思 Reflection 水彩、紙,27.4×24.5cm

悠思 Reflection 水彩、紙,27.4×24.5cm

狗 Dog 油彩、畫布,117×91cm

狗 Dog 油彩、畫布,117×91cm

蘭陽生活淬鍊繪畫風格

如果說前半生在中國的日子,淬鍊出他的孤寂感,那遷居來台的歲月,則是王攀元再次轉化繪畫風格的關鍵。他曾在日記中寫道:「⋯⋯我每次去台北歸來時,在車窗中遙望著那孤立在海洋中(的)龜山島,我就預知道又回到第二故鄉宜蘭的家了。有時我乘北宜公路車在車窗中遙望著蘭陽平原田野,簡直就是我的第一故鄉的翻版啊!有時我會情不自主的叫一聲,這才是我真正的家嗎。」

從這段敘述不難發現,王攀元已慢慢把「他鄉」視為「故鄉」,他畫蘭陽雨景、畫龜山島、也畫蘇澳港,單純將日常入畫,「宜蘭的生活,讓王攀元將過往昇華、轉化,把宜蘭的環境和過去的記憶融合為作品的特色,也因此即使他一生困頓,但你不會在他的作品裡看到怨恨。」

廖新田接著說:「這也是為什麼王攀元的畫作看似簡單,卻無法模仿;即使畫作大片留白,卻不顯得呆板無聊。他的作品其實是經過生活淬鍊出來的形態,而非表面的樣子,看似簡潔,其實是用很大的代價換來的。」

結合中國與在地經驗

王攀元如此獨特的繪畫風格,在台灣的美術發展上,也有其重要意義。廖新田指出,台灣美術發展有兩條路線,一個是日治時期的第一代畫家,如陳澄波、廖繼春等人,繪畫風格受到日本繪畫體系影響,偏向印象派式的在地化表現;另一個則是1949年後,從中國移居到台灣的藝術家,將中國繪畫元素融合在地生活經驗後,轉化為現代式的表現方法,兩者手法截然不同,王攀元正屬於後者。

「王攀元之所以重要,在於他抓取了傳統藝術的精髓,也掌握了現代的表現方式,透過在地生活把兩者連結在一起,最終表現出非常具有個人特色,以及能夠引起共鳴的作品。」廖新田說。

王攀元曾在手札裡創作一篇詩文:「出生名門、無父無母,來自西方,日落東方。」這段話不僅是他的人生寫照,也是他帶著中國技法而來,最終落地台灣、與之交融的最好證明。他的畫筆,不僅精練人世的深刻情感,也為台灣美術開創了孤絕唯美的藝術風格。

煙波江上 River in Fog 水墨、紙,65.4×68cm

煙波江上 River in Fog 水墨、紙,65.4×68cm

龜山 Guishan 油彩、畫布,58×70cm

龜山 Guishan 油彩、畫布,58×70cm

展場資訊

過盡千帆─王攀元繪畫藝術
展期:2018/5/4~7/1
展出地點:國立歷史博物館1樓展廳 *展覽名稱、地點、時間與內容,以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官網為主。
國立歷史博物館
地址:台北市南海路49號
電話:02-2361-0270
開放時間:週二至週日上午10:00~下午6:00;週一休館,逢國定假日或特別活動等照常開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