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明章:一旦我們從土地裡找到生命,就會知道,愈在地就是愈國際化

2018-04

陳明章:一旦我們從土地裡找到生命,就會知道,愈在地就是愈國際化

用「音樂大使」來形容陳明章,比「音樂大師」更貼切。他以親近土地的謙卑姿態,蒐集、彙整、開創出台灣音樂的新生命。不只用音樂向下扎根,也讓它走到國際,讓世界看到台灣音樂之美。

文|Chino Lee・攝影|陳藝堂・圖片提供|陳明章音樂工作有限公司

人一踏出台北捷運北投站,就像踏入截然不同的時空,濕潤空氣多了人情的味道,狹窄巷弄裡流動著生命力,若是踏進陳明章的工作室,簡直像神隱少女誤闖某個奇幻之地,牆上掛著各類琴器、老家具訴說著歲月的故事,一方和式榻榻米空間就可以是他授課的地方,台灣的民族音樂,就在這個小小空間得到傳承。

陳明章從小在北投生活,跟著阿公看布袋戲的七俠五義,也陪作裁縫的阿嬤聽收音機裡的歌仔戲。只要聽見戲臺後方的鑼鼓聲起,幼年的他便爬上竹竿去一探究竟,看老師傅們怎麼彈又怎麼打,戲臺上的人又是怎麼以在地語言唱出生命滋味,他很小就知道,音樂是很有畫面的。

求學路遇阻  反而走向音樂路

高三時眼看大學沒考上,開始思索未來,發現自己對聲音最敏感。「高中畢業可選擇的工作不多,不是作業員就是業務員,想說把琴彈好一點,以後晚上兼差可以去彈那卡西。」一個看似無奈的職涯選擇,卻間接引領他走上創作、拜師之路。他開始彈出興趣,每天練吉他7、8小時,他笑說那時候自己就像得了「吉他癌」。於是那幾年的苦練為自己奠定日後拜師學藝、彙整各方音樂理論的基礎。

退伍後他學西洋音樂、創作華語音樂,浸淫在各方音樂元素裡,直到聽了傳奇素人歌手陳達的演唱,才開始思考什麼是台灣音樂?自己的台灣音樂又是什麼?「陳達的東西是『忘記拍子』,但西方音樂是走在拍子裡,這很不一樣。你呼吸、走路,人一出生的哭與笑,會想到拍子嗎?」陳明章領悟到,要放掉拍子的侷限,音樂形式才會更自由。「內化過的東西,出來就會行雲流水。」就像走唱歌手陳達,即便沒受過正統訓練,也能把生命經歷唱成動人的歌。

跑遍台灣各地  向四大宗師學藝

採集後再融合,是30歲以後陳明章的重要使命,他走遍台灣各地,向北管布袋戲大師李天祿、北管及歌仔戲藝師莊進才、月琴國寶朱丁順、南管「天羅師」吳天羅拜師學藝。「我常說我是『留台的』,我從台灣四大名師身上,找到他們戲曲的生命元素。」大師們授課方式相當土法煉鋼,「他們一句句彈唱、你跟在旁邊一句句背學,並沒有系統化的理論。」40歲以前他流浪各地學會了北管、歌仔戲、南管,直到47歲才把恆春調弄懂,當時朱丁順已經75歲了。「幸好他還在,是他教會我陳達如何彈唱的。」陳明章說:「這些都是一代宗師,演奏技術和理論卻截然不同。」原住民的音樂他也廣為涉獵,布農族的八部和聲,促成他創作了「海洋吉他」,層層疊疊的和弦像極了太平洋的海浪聲。他吸取台灣傳統音樂的精髓,把曲式變奏、和弦運用融會貫通在現代音樂中,也為台灣音樂唱出新局面。

陳明章有鑒於月琴文化傳遞的重要性,於2007年為朱丁順錄製《卜聽民謠來阮兜》專輯,留下重要的紀錄。©陳明章音樂工作有限公司

陳明章有鑒於月琴文化傳遞的重要性,於2007年為朱丁順錄製《卜聽民謠來阮兜》專輯,留下重要的紀錄。©陳明章音樂工作有限公司

師徒3人正在為2016年臺灣月琴民謠祭的演出排練。(由左至右:莊進才、游源鏗、陳明章)©陳明章音樂工作有限公司

師徒3人正在為2016年臺灣月琴民謠祭的演出排練。(由左至右:莊進才、游源鏗、陳明章)©陳明章音樂工作有限公司

無所求的脫拍人生  以傳承為使命

這期間他忙著拜師,也做電影配樂。與侯孝賢合作的《戀戀風塵》讓他一舉成名,《戲夢人生》卻讓他嘗盡苦頭。「我就著侯孝賢給我的小說整整創作了一年,結果電影邊拍邊修,跟小說完全不同,我一看眼淚就掉下來,躲到宜蘭閉關一個月瘋狂創作,才終於做出來。」他呵呵笑著,彷彿這是軼事不是慘事。問他嘔不嘔?「人生是這樣,只有全部放掉、無所求時,才能寫出很棒的東西。」

陳明章走這一遭以後,活得更「不在拍子上」,堅持打著「明章流」專屬的拍子。但若你問他,什麼時候開始思考「台灣音樂」,他會告訴你,台灣音樂從鄭成功進來開始已經有三百多年歷史的融合,一直沒什麼改變,「我把所有老師的東西綜合起來,再東西融合,以更現代化、平易近人的方式教給學生,讓他們容易學,讓文化繼續延續,這就是明章流。以後他們學會了,也可以創造自己的流,要去做歌仔戲還是流行歌曲都可以的。」

開創新論  讓明章流流向世界

好比說,他開創的「陳明章的二音和弦理論」,是在月琴兩弦基礎下發展的調弦理論, 把吉他這西方來的玩意,轉化成獨特的台灣吉他。簡單來說,把月琴、台灣三弦、南管、北管的靈魂放進吉他這個發聲媒介,因此也比西洋吉他更開闊自由。「我喜歡民族音樂就是這樣,三弦吉他跟印度西塔琴像,沖繩三味線則像北管,大家都能互通有無。我的二音和弦又讓吉他走出了七、八條路,把音樂的門打開了。以後我在地球上,會留下這些融會貫通的理論,讓全世界的人來學台灣音樂。」陳明章的音樂沒有限制,能在形式、理論與國界之間自由流通,如果外國來的樂器可以彈奏出台灣味,來自台灣這片土地的東西,也能傳唱到世界去。

10年前他開始月琴及明章流台灣吉他教學,「一旦我們從土地裡找到生命,就會知道,愈在地就是愈國際化,將東西重新轉化後,就能找到跟世界溝通的語言。我除了教課,也透過講唱會傳達音樂理念,也許20年後,全台灣的小學都在教月琴、南北管,回歸到真正的生命經驗裡。」要讓台灣被世界看見,就是要找到自己獨特的聲音。

陳明章說話時臉上始終掛著豁達笑容,彈琴時則像要把心裡千言萬語,一口氣全傾倒給對方。對他來說,扎根是百年大業,要「生根、傳承、創新」;再過幾年,他也來到朱丁順收他為徒時的年紀,或許那時台灣音樂界因為有了他的持續耕耘,也將開出一片動人花海。

點擊連結,欣賞陳明章「東海一戰The War in the Eastern Sea—真情II音樂會」現場演出

https://youtu.be/Y9Te_NBP4yY

陳明章致力傳承台灣月琴文化,照片中為當時最年輕的學生兄弟檔,攝於2012年臺灣月琴民謠祭。©陳明章音樂工作有限公司

陳明章致力傳承台灣月琴文化,照片中為當時最年輕的學生兄弟檔,攝於2012年臺灣月琴民謠祭。©陳明章音樂工作有限公司

2011年臺灣月琴民謠祭——國寶民謠大師合影(左起:王清標、吳現山、王玉川、徐木珍、李炳輝、朱丁順、楊秀卿、陳明章)。©陳明章音樂工作有限公司

2011年臺灣月琴民謠祭——國寶民謠大師合影(左起:王清標、吳現山、王玉川、徐木珍、李炳輝、朱丁順、楊秀卿、陳明章)。©陳明章音樂工作有限公司

陳明章
出生台北北投,音樂創作人、製作人、作曲家、吉他月琴演奏家。寫歌三十多年,發行二十多張專輯,曾為侯孝賢《戀戀風塵》、《戲夢人生》、林正盛《天馬茶房》、 日籍導演是枝裕和《幻之光》做電影配樂並獲獎,所創作台語流行歌〈流浪到淡水〉、〈追追追〉廣為傳唱。十年前開始在故鄉北投進行教學傳承,並在網路成立陳明章音樂學院錄製教學影片,以成立台灣音樂學校為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