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港街頭抓拍第一人,跟著許蒼澤看見往日繁華!

2018-04

鹿港街頭抓拍第一人,跟著許蒼澤看見往日繁華!

文|陳怡如・顧問|彰化文史工作者 康原

早年鹿港熱鬧繁華,紅磚小巷裡人來人往。身穿華麗的婦人迎面走來,與穿著勞動服裝的平民擦肩而過,形成強烈對比。©許蒼澤/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

早年鹿港熱鬧繁華,紅磚小巷裡人來人往。身穿華麗的婦人迎面走來,與穿著勞動服裝的平民擦肩而過,形成強烈對比。©許蒼澤/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

打扮亮麗的年輕女子走在街上和一旁櫛比鱗次的精緻建築,構成鹿港最風華的一面。©許蒼澤/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

打扮亮麗的年輕女子走在街上和一旁櫛比鱗次的精緻建築,構成鹿港最風華的一面。©許蒼澤/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


鹿港,曾經是台灣第二大城,「一府二鹿三艋舺」道盡過往璀璨的黃金歲月。1950、60年代,打扮時髦的女士走在鹿港當時最熱鬧的中山路上,讓人不禁遙想當年商業繁榮的盛況。標誌性的紅磚曲巷裡,居民三五成群穿梭而過,古都的平凡日常也鮮明了起來。

這些珍貴的庶民圖像,來自鹿港攝影家許蒼澤,他一生用影像寫日記,記錄台灣早期的常民生活。自小受到喜愛攝影的父親── 鹿港名醫許讀的影響,從16歲開始拿起相機,一直到76歲離世,長達一甲子的攝影歲月,留下約二十五萬張作品,等於平均每天用掉兩捲底片,拍攝主題則遍及台中、彰化、東港等地,尤其是他的故鄉鹿港。

許蒼澤拍攝時以「抓拍」(Snapshot)為主,他從不刻意尋找拍攝題材,也不找人擺姿勢,一切順其自然,隨手拈來。他每天以散步為運動,揹著相機穿梭在鹿港的大街小巷。在街上遠遠看到適合拍攝的對象走來,許蒼澤會先看好角度,並在約3公尺內的距離按下快門,廟宇節慶、路上行人、辛勤的勞工或嬉戲的孩童,都是他的作品主角。

許蒼澤認為,攝影是一種生活,所以他特別喜歡拍攝看似平凡的日常瞬間,也因此他的作品人物動作流暢、表情自然,充滿著律動感和張力。若偶爾出現人物直視鏡頭的畫面,許蒼澤則會將之視為失敗作品。攝影家張照堂便曾論及他的作品:「他的視點隨意而溫和。他不刻意取景、不強調情緒,一切隨其自然,在勞動與休閒的生活中流露著泥土、草根的平實氣息。」

看著許蒼澤的一幅幅作品,彷彿隨之穿越到過去,近代庶民生活一幕幕重現在眼前,也為台灣近代變遷作了最佳的歷史見證和紀錄。如今他的作品全數收藏於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亦有少數分散收藏在國立臺灣美術館、高雄市立美術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