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糕百百款,今天你想吃哪道?

2018-03

米糕百百款,今天你想吃哪道?

文|郭銘哲

若話起米糕之云云,我想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口袋故事,寶島吃食之美之萬千,部分可說是以米立根,文化在米香中飄散傳承,而米糕可謂是重中之重。傳統吃法區分了南北,然而隨著味道的流轉與遷徙,轉化創新後的風味其實早就跨越了區域藩籬。

我們一家三代都是米糕愛好者,故事得從阿公赴日留學說起。彼時太平洋戰爭爆發,他被迫中斷在日學業回台灣,卻從此忘不了日本新年曾在老師家吃過、用糯米製作的節慶料理 ── 紅豆飯(日語:赤飯/せきはん)。我記得兒時放學回家,廚房電鍋總會有他剛炊好的甜米糕飯,只是他變化了撒上黑芝麻鹽的日式正統吃法,改以大量紅豆佐白糖入餡,不料也從此喚醒了我們內心的米糕魂。

而說到鹹米糕,家裡則分成兩派,有人偏愛那筒仔米糕倒扣後亭亭玉立的細巧,我則沉迷於台南米糕那以肉燥串聯飯料,托碗扒食的奔放感,那軟嫩有味的糯米口感,還有那浮沉在米間的金黃魚鬆,一小碗裡全是學問;而每到清明,當全家返鄉掃墓完後,必定繞回屏東市區的冰果室帶走整盒整盒的手工枝仔冰,桂圓米糕口味永遠都是眾人搶!不論鹹甜,米糕製品基本上在我們家都太容易引爆戰端。

米糕另一個令人激賞之處,在於它不僅撫慰了日常,搖身一變,同樣能輕鬆登踏大雅之堂,以前在南部吃辦桌(pān-toh,設宴),常可見八寶甜米糕收尾,配料豪華,有浸酒桂圓、大紅棗、蜜梅肉、李仔鹹(lí-á-kiâm,鹹李子蜜餞)等,甜入心坎,喜氣圓滿;酒家菜系也見其蹤跡,看紅蟳米糕內,那秋蟹飽郁豔麗的蟹膏蟹卵,在米飯中緩緩流瀉的樣子,真是叫人心癢難耐。

雖棲身蕞爾小島,光就米糕,已得萬千食味之曼妙,豈非是寶島也飽島。

淋上香濃醬汁,再拿起筷子層層深掘,是滋味,也是趣味。©潘自強

淋上香濃醬汁,再拿起筷子層層深掘,是滋味,也是趣味。©潘自強

作者Profile
郭銘哲
作家,文字工作者,書寫領域以旅行/飲食/散文為主,重要作品包含《雄好呷:高雄111家小吃慢食、至情至性的尋味記錄》和《大澳:在澳洲740天的人生公路上,我與自己分開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