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公阿嬤的小時候讀什麼課本?

2018-03

人之初,性本善

阿公阿嬤的小時候讀什麼課本?

「人之初,性本善……」《三字經》是許多人小時候共同的學習教材。其實在清領時期,它已經是私塾常用的課本。從清領、日治時期、一直到國民政府來台後,台灣的兒童啟蒙教材與小學課本究竟有何改變?所扮演的功能與樣貌又是如何?

文|李偉麟  

過去提到小學讀過的課本,大家都能琅琅上口背出:「天這麼黑,風這麼大,爸爸捕魚去,為什麼還不回家?」這曾是許多世代的共同學習記憶。不過,回溯清領時期,由於教育資源珍貴,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到稱為「書房」的私塾上學,而且也沒有統一的教材。

《取書包,上學校》作者黃震南表示,當時到書房讀書學習,除了參加科舉考試,另一個目的就是善用知識的力量,擺脫「青盲牛」(tshenn-mê/tshinn-mî-gû,指不識字的人)的命運,希望儘快出社會,擔任帳房夥計,謀得生計。

到書房學記帳和寫信

當時,私塾裡的老師所使用的課本,除了俗稱「三百千千」的入門教材:《三字經》、《百家姓》、《千家詩》及《千字文》, 更有教人識字、記帳的雜字書, 以及如何寫信的「尺牘書」等。

由於要懂得記帳,除了學會數學,還必須要認得各種物品、農漁產品的名稱。在當時較接近「數學」的教材是算術課本,其中較為通行的是教人如何打算盤的《指明算法》。課本上繪製的算盤,上排有2顆算珠、下排5顆,這種算盤是16進位,可算斤兩,與現代常用的日式算盤不同。

其次,比較流行的識字與記帳啟蒙教材則是雜字書。這類教材淺顯易懂,幾乎無說教、不用典故,直接分類呈現各種日常用字,並發展出圖解,相當生動。例如,客家人用《四言雜字》,內容如「將帥俊傑,聖賢仙佛……」;閩南人流傳最廣的雜字要屬《千金譜》,起首的「字是隨身寶,財是國家珍……」,至今仍是許多長輩們能夠琅琅上口的內容。

至於「尺牘書」的出現,可上溯至明清時期,因應工商業發達,人與人之間需要靠書信作為溝通的媒介。書中內容通常會並列去信與回信,作為一般書信撰寫的範本,例如有「父與子信」,就一定會有「子與父信」,父與子寫信給彼此,以供對照。

教人寫信的傳統「尺牘書」,會將去信與回信並列,供讀者對照使用。©黃震南

教人寫信的傳統「尺牘書」,會將去信與回信並列,供讀者對照使用。©黃震南

客家人用的四言雜字《繪圖訂正萬字文》,部分文字以圖解輔佐說明,相當生動。©李增昌

客家人用的四言雜字《繪圖訂正萬字文》,部分文字以圖解輔佐說明,相當生動。©李增昌

有別於傳統書房的新奇課程

到了日治時期,除了開設在廟宇一角或先生家中廂房的私塾,小朋友還多了一個上課的地點,就是獨立辦學的新式「小學」。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臺灣史研究所所長許佩賢指出,新式小學提供傳統書房所沒有的唱歌課、體育課、圖畫課,下課時間可以到外面盪鞦韆、玩遊戲,還有理化實驗、幻燈片及電影的播放,以及能在學校用顏料的圖畫課等,不但課程新奇有趣、課本變漂亮,還會按課表上課,同時也能接觸到班級團體的新人際關係。

有趣的是,這些新式課程雖深具吸引力,家長卻認為去上學就應該好好讀書,因此,日治初期,許多家長會讓孩子早上去新式小學讀書,下午仍舊到私塾學習漢文。隨著新式學校逐漸被民眾接受而學生增加,臺灣總督府對私塾也多加限制,去私塾讀書的人則日漸減少。

圖畫課本帶來美學新體驗

在日治時期新式小學的新奇課程中,圖畫課帶來了許多新技法與美學觀念。翻閱當時使用的《初等圖畫》課本,可看到包括用彩色顏料畫畫、學著用製圖器具繪製「幾何畫」、在寫生課培養出觀察能力、畫靜物學習光影、透視法和構圖,也接觸到裝飾文字、海報、賀卡等美術設計的觀念等,這些都是傳統書房時期所沒有的課程,可說是開啟台灣接觸現代美術觀念的契機。

由以上童蒙教材與小學課本的演進,可感受在不同的時代,成人們對兒童接受教育的目的,有著不同的期許:傳統書房時期,重視傳遞當時的價值觀、思考型態與生活技藝,後者則在前者的基礎上,帶來了西方文明的知識體系與方法。直到如今,不論教材如何與時俱進,小學教科書的歷史地位始終沒有改變,它仍持續形塑我們對世界最初的看法,是引領每個孩子進入未來的重要通道。

日治時期的小學圖畫課,引入西方的透視、幾何畫與寫生等技法,開啟台灣接觸現代美術觀念的契機。©國立臺灣圖書館

日治時期的小學圖畫課,引入西方的透視、幾何畫與寫生等技法,開啟台灣接觸現代美術觀念的契機。©國立臺灣圖書館

參考資料

1.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臺灣史研究所所長許佩賢書面訪談
2.「活水來冊房」主持人黃震南訪談
3.許佩贀(2012),《太陽旗下的魔法學校》,東村出版
4.黃震南(2014),《取書包,上學校》,獨立作家出版
5.《繪圖訂正萬字文》,鴻章書局石印,前輩攝影家、客籍耆老李增昌提供影印本
6.經典雜誌編著(2006),《臺灣教育400年》,經典雜誌出版
7.黃雯瑜、蔡蕙頻、張谷源(2008),《二ΟΟ八館藏臺灣學研究書展專輯》,國立臺灣圖書館出版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