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台麗:吸收和欣賞異文化的好,能夠讓自己變成一個更好的人

2018-02

胡台麗:吸收和欣賞異文化的好,能夠讓自己變成一個更好的人

她以拍攝民族誌電影為橋梁,讓人類學的研究與紀錄保存成果,走出學術圈外,帶領社會大眾深入台灣閩南農村、外省榮民聚落和南島民族等不同族群,促進不同的文化彼此溝通、理解、欣賞和尊重,讓社會有更多創意與包容。她是中研院民族學研究所所長—— 胡台麗。

文|李偉麟・攝影|張季禹

人類學是研究人的學科,記錄人類極富多樣性的文化樣貌。一般的記錄方式,多半是以文字把田野工作研究所得寫成「民族誌」(Ethnography),然而胡台麗卻運用紀錄片影像,創作出獨樹一格的「民族誌電影」,在台灣人類學領域走出新的研究與實踐路徑。

已完成的9部作品中,1997年的《穿過婆家村》、2000年的《愛戀排灣笛》及2004年的《石頭夢》,都曾在戲院售票放映。《穿過婆家村》是全台第一部登上院線作商業放映的紀錄片,以台中南屯劉厝村為對象,描繪台灣的農村變遷;《石頭夢》則記錄外省老兵與他們來自台灣不同族群的妻子兒女所組成的新移民聚落,兩者皆成功地形成社會議題與反思。

跨越學術框架 讓研究成果走入人群

胡台麗自臺大歷史系畢業後赴美進修,碩、博士學位都是人類學。在美期間,無意中看到電影史上關注北極圈伊努特(Inuit)原住民生活的經典紀錄片《北方的納努克》(Nanook of the North )深受震撼。自此影像與文字、科學與藝術、人類學和電影,在她的思考中徘徊不去。1983年回台之後,胡台麗找到中研院一台老式的手轉發條16釐米攝影機,赴台東縣達仁鄉土坂村,以排灣族五年祭為題材,次年完成生涯第一部民族誌影片《神祖之靈歸來》。

胡台麗是台灣第一個拍攝具完整影音剪輯概念紀錄片的人類學家。但她並不以原住民代言人自居,而儘量採與被攝者合作的平等態度,一方面在片中讓當地人直接發聲,另方面也保留自己觀點伸展的空間,在當時的學界和紀錄片界,都是很少見的作法。

比如1993年的《蘭嶼觀點》,片子一開頭,一位蘭嶼青年就對人類學者來此做研究的動機提出質疑和批判,認為人類學家在該地研究愈久,「對雅美族的傷害就愈深」,因為他們「只是把蘭嶼當作是他晉級到某一個社會地位的工具而已」。胡台麗透過此種動態影像的呈現,讓當地人的聲音,與其它多重聲音和觀點對話。

胡台麗(後排右二)拍攝紀錄片時與當地人合作,讓他們直接發聲,讓多元觀點得以對話。圖為《蘭嶼觀點》劇照。©胡台麗

胡台麗(後排右二)拍攝紀錄片時與當地人合作,讓他們直接發聲,讓多元觀點得以對話。圖為《蘭嶼觀點》劇照。©胡台麗

排灣族Padain村頭目李正(tsegar Tarhulaiaz)(圖右)製作單管口笛,並接受胡台麗採訪。©胡台麗

排灣族Padain村頭目李正(tsegar Tarhulaiaz)(圖右)製作單管口笛,並接受胡台麗採訪。©胡台麗

將影像回饋給被研究的群體

1989年的《矮人祭之歌》,則呈現了賽夏族每十年一次大祭的情況。賽夏族每兩年一次的矮人祭,以及每十年一次的大祭,還有排灣族的五年祭,可說是台灣現存原住民傳統祭儀中極具特色的重要祭儀。胡台麗不間斷地進行著田野調查與記錄的工作,每逢祭儀期間一定參加,自80年代至今而不輟。

光是屏東縣來義鄉排灣族所在的古樓部落影像紀錄,目前就有五百多筆,其中被她記錄的重要巫師與經語傳唱者,有些已經過世。這些胡台麗四十餘年來主持的10個計畫所採集的近三千筆寶貴影音已數位化為「台灣民族誌數位影音典藏」資料庫。胡台麗強調:「我希望能夠把自己花了那麼多時間所獲得的文化詮釋和理解,透過不同的方式,跨出學術領域,傳遞給更多的社會大眾,並且回饋給被研究的群體。」

由於許多傳統祭儀的作法逐漸消失,多年來累積的採集、保存工作,開始發揮了協助傳承的作用。有些年輕一代的原住民想要回溯過往、找回傳統,瞭解傳統的祭儀怎麼做?有沒有做錯?在胡台麗跨時性的影音紀錄與後續整理出的文字中,部落祭儀專家們展演著傳統。胡台麗甚至會提供錄音檔,讓年輕一代的原住民感受並學習純正的發音和唱法,讓珍貴的傳統文化得以延續、傳承。

影片能夠帶領觀眾身歷其境,感受直接而強烈,在胡台麗眼中是很好的溝通工具。圖為胡台麗歷年完成的民族誌紀錄片DVD。

影片能夠帶領觀眾身歷其境,感受直接而強烈,在胡台麗眼中是很好的溝通工具。圖為胡台麗歷年完成的民族誌紀錄片DVD。

將片子帶回部落巡演
創辦亞洲第一個國際民族誌影展

完成一部民族誌電影的過程固然艱辛,資源與經費都不是那麼容易得來,然而胡台麗更重視片子拍好之後,要把它推廣給更多的人看見。「如果不把它推出去,就算拍得再好,也是沒有用的。」胡台麗有感而發地說。除了努力讓片子上院線和到各地放映,她和同伴也在2001年創立了「台灣國際民族誌影展」雙年展,成為亞洲第一個也是持續最久的國際民族誌影展。每次都儘量邀請入選影片的國際導演來台座談,讓台灣觀眾拓展文化視野;同時也把台灣影片,特別是原住民題材的影片推上國際舞台。

此外,她也將片子帶回村落巡演,直接聽取部落的回應,並刺激當地年輕人思考,傳承與創新文化。胡台麗不僅親自舉辦映後座談,還將座談整理成文字,公開在網路上,讓一部部的片子變成一座座的橋梁,不同背景、不同文化的人,能夠彼此溝通與互動。

今年,她計畫完成一部以排灣族女巫師為主題的民族誌電影。雖然已接近退休的年齡,但未來仍有許多等待她完成的計畫。她表示,「人類學就是研究異文化的學問,如果能夠吸收和欣賞異文化的好,就能夠讓自己變成一個更好的人;如果有更多更好的人集結在一起,那便是一個更好的社會、更好的國家。」

《讓靈魂回家》記錄了阿美族太巴塱部落迎祖靈回家,並重建祖屋的過程,探討了原住民傳統文化在歷史進程中,信仰的變遷。圖為該片劇照,巫師在重建的祖屋中進行儀式。©胡台麗

《讓靈魂回家》記錄了阿美族太巴塱部落迎祖靈回家,並重建祖屋的過程,探討了原住民傳統文化在歷史進程中,信仰的變遷。圖為該片劇照,巫師在重建的祖屋中進行儀式。©胡台麗

胡台麗

1950年生,美國紐約市立大學研究中心人類學博士。現職為中央研究院特聘研究員兼民族學研究所所長、國立清華大學人類學研究所兼任教授、臺灣國際民族誌影展主席,以及財團法人原舞者文化藝術基金會董事等。2014年教育部第58屆學術獎人文及藝術類科得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