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音吐霧、海口嚥日!淡水不只風景美,更美的其實是畫家們筆下的凝望!

2018-01

觀音吐霧、海口嚥日!淡水不只風景美,更美的其實是畫家們筆下的凝望!

文|胡德揚

木下靜涯,《淡水雨後》,年代不詳。此作被選為1935年始政四十周年記念台灣博覽會「紀念手繪繪葉書(明信片)」系列之一,而廣為人知。©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木下靜涯,《淡水雨後》,年代不詳。此作被選為1935年始政四十周年記念台灣博覽會「紀念手繪繪葉書(明信片)」系列之一,而廣為人知。©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郭柏川,《淡水觀音山》,1953,40.2×48cm,油彩、宣紙。以淡水基督長老教會教堂為前景,淡水河及觀音山為背景的構圖,如今仍是熱門取景選擇。© 臺北市立美術館典藏

郭柏川,《淡水觀音山》,1953,40.2×48cm,油彩、宣紙。以淡水基督長老教會教堂為前景,淡水河及觀音山為背景的構圖,如今仍是熱門取景選擇。© 臺北市立美術館典藏

從淡水遠望觀音山是眾多台灣藝術家的取材主題,特別是前輩畫家,鮮有不曾以此入畫者,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系白適銘教授研究台灣美術多年,在他看來,這和淡水的歷史發展有著深厚關係。1858年《天津條約》簽訂後,1860年淡水始正式開港,躍上世界舞台。爾後日治時期,由於鄰近政經重心台北,淡水地位益形重要;1927年《臺灣日日新報》舉辦了「台灣八景」票選活動,淡水在此次入選,名氣因此更響亮。

同時,愈來愈多藝文界人士集中於台北地區,對台灣現代美術有重大影響的石川欽一郎、鄉原古統、木下靜涯皆有以淡水為主題的畫作,此後年輕藝術家也蔚為風尚。而在淡水主題中常出現觀音山,白教授分析,經由在台、日籍藝術家傳入台灣的現代美術流派中,後印象派代表人物保羅•塞尚(Paul Cézanne)多次描繪聖維克多山,使得此山在後印象派中有著「聖山」般的地位,此一概念對台灣現代風景畫產生很大啟示效應,觀音山在視覺上和聖維克多山相似,因此頗受畫家青睞。

木下靜涯在淡水的故居「世外莊」(位於今三民街,已被指定為歷史建築)可直接眺望淡水河與觀音山,作品《淡水雨後》裡,觀音山處在雲霧縹緲間,帆船悠然航行河面,表現出日本文人畫傳統中的恬淡雅趣。

二戰後,觀音山仍深受藝術家青睞,郭柏川1953年的畫作《淡水觀音山》,以調入白色的油彩在宣紙上作畫,使畫作明度較高,呈現出水彩的感覺,曾任臺北市立美術館典藏組組長林育淳便形容,這幅畫是「柔美化的野獸派」。仔細觀察,畫中河面有著棕色線條、黃綠色澤的浮島,那是當時還留存的沙洲,如今已不復見,讓這幅畫作有了世事流轉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