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再冷再熱也要陪你一起吃湯圓

2017-12

冬至再冷再熱也要陪你一起吃湯圓 

文|郭銘哲

冬至,是一年當中日照最短的日子,走過了前三季的耕耘和收穫,是家族老一輩長者視為封藏的時候,以前農業社會,累積的新米,剛好趁此空檔拿來釀酒、做粿、搗糬等,還有搓圓。冬至拿最新鮮的湯圓來謝天拜公媽顯得誠意十足,歡慶程度僅次於農曆新年。

湯圓看似簡單,但不同族群,吃法也各異。父親是屏東麟洛的客家人,兒時隨其回庄過冬至,最愛和家族其他小孩搶著剪紅蔥頭的頭尾,或合力死命去推叔婆家的老石磨。磨出的粗顆粒糯米漿,裝進粿袋後,上頭重壓一個板凳,我和弟弟貪玩,一人一邊扶著,像玩翹翹板,左右左右,天真想幫忙瀝出水來。最後米糰掐進調味好的肉餡,包成客家話叫「鹹粄圓(hamˉ banˊ rhan)」的鹹湯圓,連著香菇絲和茼蒿煮成熱湯,湯裡則必加油蔥和冬菜。阿嬤說,更早以前,生活困苦,根本吃不起豬肉,但冬至一定去賒一塊回來絞肉做圓,帳先記著,因為讓神明吃好,全家來年就好,吃完圓圓滿滿,歲歲年年。

而母親則是生自台南善化的閩南人,冬至除了「烰圓仔(phû înn-á)」,吃紅白小湯圓甜湯外,最特別的是還會「炊菜包(tshe/ tshue tshài-pau)」。最傳統的作法,包子皮和湯圓一樣得用糯米磨漿打底,而非麵粉,騰進的全是素料,收成如元寶般的半月形後,進竹蒸籠炊,軟糯口感有點像湯圓又不完全像,因此小時候我們都戲稱它叫「包圓」。待湯圓和菜包全掃下肚,大人此時就會用台語補一句:「食甜配鹹,明年會好運總包!(tsia̍h tinn phuè kiâm,mê-nî ê hó-un tsóng pau)」

不論鹹甜、大小,看著湯圓浮出水面,總期待著咬開的瞬間。©潘自強

不論鹹甜、大小,看著湯圓浮出水面,總期待著咬開的瞬間。©潘自強

如浮雲般的熟蛋花沖入已盛酒釀的碗中,瞬間酒香四溢。 ©王瑞琳

如浮雲般的熟蛋花沖入已盛酒釀的碗中,瞬間酒香四溢。 ©王瑞琳

作者Profile
郭銘哲

作家、文字工作者,書寫領域以旅行/飲食/散文為主,重要作品包含《雄好呷:高雄111家小吃慢食、至情至性的尋味記錄》和《大澳:在澳洲740天的人生公路上,我與自己分開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