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瓊枝:歌仔戲要復興,首先要有觀眾,否則有再多的演員都是空談

2017-10

東方最美的詠嘆調

廖瓊枝:歌仔戲要復興,首先要有觀眾,否則有再多的演員都是空談

歌仔戲,曾是台灣早年常民生活最重要的娛樂,從內外台萬人空巷,演到人人抱著收音機聽廣播、看電視,到逐漸沒落。看盡歌仔戲興衰的廖瓊枝,卻在舞台演出生涯退休後,投身薪傳工作。

文|錢麗安・攝影|許斌・圖片提供|財團法人廖瓊枝歌仔戲文教基金會

週一下午兩點不到,廖瓊枝歌仔戲文教基金會陸續有人推門而入,顧不得還沒吃完的午飯,滿頭銀髮、身軀嬌小的廖瓊枝起身漱口整裝,開始歌仔戲傳習計畫的課程。助教手打節奏,7位藝術傳習計畫甄選出的學生著裝唱將起來,坐在角落的廖瓊枝背脊直挺,手口輕聲跟著打拍吟唱,眼睛緊盯著藝生的舉手投足。段落稍歇,她起身逐一走到學生前,連說帶示範的提點修正,手腳俐落得看不出已經83歲。

寒苦出身  歌仔戲為家

被譽為「台灣第一苦旦」,廖瓊枝對歌仔戲有著極複雜的情感,「在我最苦的時候,是歌仔戲讓我有一個家。」母親船難、外祖父母相繼過世,苦難交迫的童年中,讓她與歌仔戲的結緣只是為了可以得到一雙繡花鞋,緩解炎夏打赤腳奔走於柏油路面賣冰棒之苦。14歲那年,孤苦無依的她,把自己賣給金山樂社當「贌戲囡仔」(pa̍k-hì-gín-á,類似簽了賣身契給戲團),開始歌仔戲學戲生涯。

14歲才學戲其實晚了,但廖瓊枝咬牙從戲曲表演的基本功── 「唱念做打」學起,吊嗓、練台步絲毫不敢鬆懈,18歲正式出班剛好遇上內台戲鼎盛時期,加上歌仔戲「做活戲」(tsò ua̍h-hì,即興演出)的訓練,讓她累積堅強實力。加上出身寒苦,心思善感的她演戲時往往將經歷的苦難融入戲中,如泣如訴、賺人熱淚的哭調,奠定她一代苦旦的地位,而有「東方最美的詠嘆調」之美譽。

廖瓊枝指導藝術傳習計畫的藝生,協助打下扎實穩固的基礎。©財團法人廖瓊枝歌仔戲文教基金會

廖瓊枝指導藝術傳習計畫的藝生,協助打下扎實穩固的基礎。©財團法人廖瓊枝歌仔戲文教基金會

三十餘年來廖瓊枝四處演講,配合學員現場示範,只為了能將歌仔戲藝術傳承下去。©財團法人廖瓊枝歌仔戲文教基金會

三十餘年來廖瓊枝四處演講,配合學員現場示範,只為了能將歌仔戲藝術傳承下去。©財團法人廖瓊枝歌仔戲文教基金會

許常惠挖掘  扛起傳承大業

歷經從室內戲院走向戶外酬神舞台的內台、外台戲,廣播、電視等不同歌仔戲時期,看著歌仔戲由盛轉衰,1977年,廖瓊枝在子女勸說下告別歌仔戲舞台,當時她怎麼也沒想到,幾年後她會重啟另一段薪傳之路。

1980 年,廖瓊枝受音樂家許常惠之邀,參加第二屆「民間樂人音樂會」,演出歌仔戲哭調,精湛的唱腔廣受回響,許常惠邀她投入歌仔戲薪傳工作。「他學的是西方音樂,卻這麼熱愛、關心本土藝術的發展,讓我開始想為歌仔戲做一點事。」從原本賴以維生的工作,到成為使命般的文化傳承,廖瓊枝笑說心慌啊,但隨著各大專院校演講、夏令營活動紛至沓來,她漸漸摸出一套教學方式,並在傳藝過程中,更深刻體會出歌仔戲之美。

在《牡丹新唱》音樂會中,廖瓊枝帶領學生一起演出。©財團法人廖瓊枝歌仔戲文教基金會

在《牡丹新唱》音樂會中,廖瓊枝帶領學生一起演出。©財團法人廖瓊枝歌仔戲文教基金會

從社團、劇團到學校 全方位培養歌仔戲人口

「歌仔戲要復興,首先要有觀眾,否則有再多的演員都是空談。」面對沒落的歌仔戲,廖瓊枝觀察到一個現象:有些人因為學過歌仔戲,當有演出時,就會有興趣去看別人怎麼演,漸 漸的就成為戲迷,還會鼓勵身邊的朋友一起學,因此,她決定從社團培育觀眾著手。

當時她聽說社教館延平分館開設歌仔戲班,便毛遂自薦前往教課,為鼓勵學生,還開出生平第一張空頭支票,承諾只要學得好就帶學生粉墨登場,並免費在課堂之外,借用延平分館教室外長廊免費為學生上課。

「當時我根本不認識任何表演場館的主任,也不知道該如何申請場地。」 廖瓊枝淡淡的笑說沒錢、沒管道,僅憑著一股「為歌仔戲做點事」的傻勁,幸好在多方貴人協助下,以最低製作成本在高雄市文化中心演出。結束後,廖瓊枝拿著結餘的三萬多元,買了一套戲服,一片布幕,成立薪傳歌仔戲團,開始漫長而堅定的傳承之路。

除四處教學,廖瓊枝也先後於國立臺灣戲曲學院、北藝大等任教,還接下文化部藝術傳習計畫的藝生培訓;為了教學,她自創教學手冊,作為台灣歌仔戲傳承之用;此外,她也靠著自學與共編,陸續將以往演過的作品一一寫成劇本,「我沒讀什麼書,遇到不會寫的字,就畫個圈,學生問我這是什麼意思,我用口說,他們再告訴我正確的寫法。」

做到做不動 盼成立公辦歌仔戲團

得遍國內所有重要藝術獎項,廖瓊枝說益發覺得肩頭擔重,雖然中國開出優渥條件邀她前往任教,但令她掛心的仍是台灣的歌仔戲,「畢竟這是從台灣土地長出的藝術。」而隨著「臺灣戲曲中心」成立,下一步,廖瓊枝最期待的是公辦歌仔戲團的成立,「團員可以心無旁騖的排練,戲才能愈磨愈細,彼此默契愈來愈好;現在的演員觀察時代與趨勢,就可以編寫這個時代的歌仔戲劇本,也能帶動周遭像是文武場、服裝道具的產業。」

剛結束募款餐會,稍解心頭重擔,廖瓊枝興致勃勃地說,劇團如今已有能力支付團員每月基本底薪,讓年輕的孩子可以不用奔波於超商打工,更專注在藝術的養成工作,「別的劇團可以一口氣買全套衣服道具,我們就拆開一件一件買,終究還是可以達到目的。」廖瓊枝溫婉的語氣裡充滿熱情和堅定不移的信念。

憑著腦中記憶,廖瓊枝寫下超過十齣劇本,並留下珍貴演出紀錄,也作為日後學生演出之用。

憑著腦中記憶,廖瓊枝寫下超過十齣劇本,並留下珍貴演出紀錄,也作為日後學生演出之用。

廖瓊枝
 
14 歲進入歌仔戲班,歷經台灣歌仔戲由盛而衰,退休後受許常惠之邀演出,大受好評,開始歌仔戲薪傳工作。曾先後任教於國立臺灣戲曲學院、北藝大等,創設薪傳歌仔戲團、廖瓊枝歌仔戲文教基金會推動歌仔戲薪傳。獲頒「重要民族藝術藝師」、「行政院文化獎」等多項獎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