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的酒知識!啤酒、米酒如何成為日常不可不知

2017-09

餐桌的酒知識!啤洒、米酒如何成為日常不可不知

夏日來一杯冰啤酒消暑,是許多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而由祭祀禮敬天地與祖先,到烹調入菜都少不了的米酒,更成為家家戶戶常備的民生必需品。啤酒、米酒等廣受歡迎的國產酒類,是如何進入我們的生活?

文|李偉麟

高砂麥酒想打造南國風情的意象,廣告使用了象徵台灣的香蕉。而由著和服的女性倒酒給著漢人服飾的女性,則有鼓勵女性享用啤酒之意,觀念相當開放。©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國人於夏季喜愛飲用的消暑飲料──啤酒,發源於中東地區,後普及於歐洲,最早進入台灣是在晚清,1860年代隨著開放台灣4個港口給外商通商貿易,啤酒也跟著來到台灣,當時只有一些外商、官員及與他們打交道的台灣居民,有機會嘗到啤酒的滋味。

由「喝馬尿」到消暑聖品
「bi-lu」原始發音來自荷蘭語  

直到日治時期,啤酒才逐漸普及於台灣人的生活。一開始是由日本進口,進口商經常舉辦各式促銷與推廣活動,台語將啤酒稱為「bi-lu」,是來自日文中外來語「ビール」的音變,而「ビール」一詞並非來自英文,而是從荷蘭語「bier」來的。

雖然台灣缺乏生產啤酒必需的天然原料:大麥芽和啤酒花,而且進口啤酒幾乎占有整個市場,但是日人仍然在台灣設立啤酒生產工場。1920年,台灣本土生產的「高砂麥酒」正式上市,它是台灣第一也是唯一的啤酒工場「高砂麥酒株式會社」生產的啤酒,也就是「台灣啤酒」的前身。

當年冰箱並不普及,不冰的啤酒,喝起來味道並不好,因此初嘗啤酒滋味的台灣人譏笑為「喝馬尿」。不過,台灣地處亞熱帶,這種爽口的低酒精飲料,推廣起來相對容易,1929年,台灣的啤酒年消費量達到了一千萬瓶以上,原因除了人們逐漸養成了飲用與消費的習慣,由日本進口的各家啤酒的激烈競爭,以及台灣本土生產的「高砂麥酒」搶攻市占率,也是不可忽視的因素。

瓶蓋集字換贈品
特獎100圓不惜血本促銷

高砂麥酒為了推廣,積極宣傳促銷,例如在1929年5月推出「創立滿十週年添附景品大賣出」的獎金與獎項活動,從特獎到5獎合計 7,120 個機會。特獎送20瓶高砂麥酒、獎金是破紀錄的現金100圓,當時一般工人月薪大約5圓;最小的5獎,獎金也有50錢,足夠一家人一天的飯菜錢。總計高砂麥酒投下總獎金18,000圓,可說是不惜血本。此外還有所謂的「集字遊戲」,分別集滿「高、砂、麥、酒、會、社」的瓶蓋,可以換啤酒一瓶或刷子一個,或是6個字當中,不論哪個字集滿10個,可換啤酒杯、手巾、香水等。

報章雜誌的廣告也很多,在一張彩色廣告中,可見到象徵台灣南國風情的香蕉,而由著和服的女性倒酒給著漢人服飾的女性,則有鼓勵女性享用啤酒之意(見P.33)。1937年5月7日的《臺灣日日新報》刊載一則高砂生啤酒的黑白廣告,可看出那個年代已把啤酒視為「消暑」、「心氣壯快、元氣旺盛」的聖品。

©國立臺灣圖書館

日治時期啤酒競爭激烈,這兩則取自《臺灣日日新報》的廣告,上圖為麒麟麥酒訴求「啤酒可能是你喝過最好的飲料了」;下圖的高砂生啤酒則訴求「消暑」及「心氣壯快、元氣旺盛」。©國立臺灣圖書館

日治時期啤酒競爭激烈,這兩則取自《臺灣日日新報》的廣告,上圖為麒麟麥酒訴求「啤酒可能是你喝過最好的飲料了」;下圖的高砂生啤酒則訴求「消暑」及「心氣壯快、元氣旺盛」。©國立臺灣圖書館

為了促銷,高砂麥酒還曾推出買啤酒、送冰塊的活動。圖為高砂麥酒直營店,同時兼售冰塊。©范雅鈞

為了促銷,高砂麥酒還曾推出買啤酒、送冰塊的活動。圖為高砂麥酒直營店,同時兼售冰塊。©范雅鈞

在一般家庭還沒有冰箱的年代,要喝台灣生啤酒,就必須到有冷藏設備的店,方能暢飲。當年高砂麥酒還特地到菜市場擺攤吸客,並且在啤酒桶中加入冰塊,以保持新鮮風味;甚至打出只要宴席場合採用高砂麥酒,就把落地的大冰塊送到宴席會場的促銷訴求,一方面做為廣告,另一方面冰塊漸漸融化的同時,還發揮了「冷氣」的效果。

在一般家庭還沒有冰箱的年代,要喝台灣生啤酒,就必須到有冷藏設備的店,方能暢飲。©范雅鈞

在一般家庭還沒有冰箱的年代,要喝台灣生啤酒,就必須到有冷藏設備的店,方能暢飲。©范雅鈞

紅標米酒的前世今生

1922年,酒被日本政府收歸為國家專賣項目之一,從製造端到販售端由政府獨占經營,成為重要的財政收入來源。台灣的米酒原本是米以麴發酵後的產物,到了日治時期,為了降低成本,在純米酒中加入食用酒精,成為「調和米酒」,也就是今日「紅標米酒」的前身。

專賣之初,米酒一開始還是以日本進口的杉木樽裝(杉木酒桶)為主,並在店鋪中開封零賣,後來才逐漸改成瓶裝。零賣時用「一合」、「一勺」等日制度量衡來做為計量酒的單位,一合約180c.c.、一勺約18c.c.。當年的米酒、紅露酒、藥酒、糯米酒、高粱酒等,就是以「三合五勺」的630c.c.褐色玻璃瓶裝來販售。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米酒可說是台灣最暢銷的酒類之一,日治時期分為金標、銀標及赤標3種等級,其中赤標米酒,就是紅標米酒(上圖)的前身。酒標提供©范雅鈞/紅標米酒瓶提供©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米酒可說是台灣最暢銷的酒類之一,日治時期分為金標、銀標及赤標3種等級,其中赤標米酒,就是紅標米酒(上圖)的前身。酒標提供©范雅鈞/紅標米酒瓶提供©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米酒之所以成為民生消耗量大的酒類,根據日治時期的文獻記載,台灣人不但把米酒當飲品,也以米酒補身,立冬時以米酒炒羊肉、蟳米糕驅寒氣,產婦坐月子時也以米酒滋補及調養元氣。還有一種古老的習俗,當有客人飄洋過海而來時,主人以米酒為之洗塵、壓驚,表達款待之意。

酒,不僅是常民生活史的一部分,也是民間活力與品味的表現方式之一。打開台灣四百年的製酒史,一窺啤酒與米酒的傳奇,撲鼻而來的香氣,不僅勾起味蕾的記憶,也召喚出人生中一段段難忘的回憶,令人回味無窮。

米酒只要幾天就可製成,又是其他酒類的原料酒,因此日治時期各家酒工場無不大量製造。©范雅鈞

米酒只要幾天就可製成,又是其他酒類的原料酒,因此日治時期各家酒工場無不大量製造。©范雅鈞

參考資料

1. 中央大學歷史所碩士、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歷史博士范雅鈞訪談 
2. 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副研究員蔡承豪訪談
3. 范雅鈞(2002),《台灣酒的故事》,果實出版
4. 蔡承豪(2007),〈促銷、抽獎、新口味:側寫日本時代的台灣啤酒市場〉,《暨大電子雜誌》
5. 李如琪(2011),《臺灣米酒入菜的社會脈絡觀察─食譜文本探析》,國立高雄餐旅大學台灣飲食文化產業研究所碩士論文
6. 蔡文婷(2003),〈紅標米酒的百年傳奇〉,《台灣光華雜誌》
7. 陳柔縉(2015),《廣告表示》,麥田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