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金黛:當我們對世界有更多了解,就會產生更多包容

2017-09

把音樂融入生活

吳金黛:當我們對世界有更多了解,就會產生更多包容

音樂,不只能作為娛樂選項,更是能消弭人心藩籬的美妙語言。音樂製作人吳金黛讓向來冷僻的大自然音樂進入大眾的生活,也藉由音樂傳遞原民文化,把音樂承載的意義帶向新的高度。

文|賴韋廷・攝影|顏涵正

採訪這天,在聊了二十餘年來的音樂製作歷程後,吳金黛提到她對媒體充斥戲劇化人生報導的看法:「放下百萬年薪去種田的故事大家愛聽,可是一輩子專注種田的人生,就不值得說嗎?」這個「一輩子專注種田」式的情懷正似她的音樂之路,不見風風火火的起落,而是在細水長流的堅持與耕耘下,為台灣的非主流音樂帶來寧靜而影響深遠的革命。

 

非科班出身  從零累積音樂基本功

1990年中期在美攻讀錄音技術學成後回台,原想找錄音室工作,但環境考量,轉尋從事音樂製作;進入風潮音樂後的前5年卻多半在處理海外音樂版權,或是被派到野外與部落錄音。

「一直到1999年才做了自己的第一張專輯《森林狂想曲》,但前面幾年是很重要的訓練。」經手無以數計的海外專輯,每年要聽幾千張的片子,吳金黛必須在很短時間內決定是否引進台灣,也得設法透過包裝與企畫使國內樂迷易於接受,無形中養成了音樂品味和市場嗅覺。

1994年與美國錄音恩師Jim Anglesey合影。©風潮音樂

1994年與美國錄音恩師Jim Anglesey合影。©風潮音樂

以上專輯按編號依序為:《鳥2》2012年出版、《我的海洋》2001年出版、《鳥1》2004年出版、《歌開始的地方》2011年出版、《森林狂想曲》1999年出版,見證著吳金黛音樂路上的創作變化。

以上專輯按編號依序為:《鳥2》2012年出版、《我的海洋》2001年出版、《鳥1》2004年出版、《歌開始的地方》2011年出版、《森林狂想曲》1999年出版,見證著吳金黛音樂路上的創作變化。

以動物為歌手 開創台灣自然音樂潮流

身為生態界的生手,縱然有一身錄音技術,但錄音室和野外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世界,加上處在音樂和影像尚未數位化的年代,只能土法煉鋼,將錄到的聲音轉存為卡帶,再帶著卡帶拜訪生態專家,「二十多年前,許多生態專家比較少把觀察重心放在動物聲音上,即使願意幫忙辨識,一開始他們也只能試著推敲。」一般人認為「守在戶外錄音」相當辛苦,但吳金黛說錄妥後的整理才是真正曠日費時的大工程。

縱然起步維艱,但在徐仁修、吳尊賢、廖東坤等生態專家的協助下,吳金黛還是一點一滴地建立起可觀的動物聲音資料庫,後來更在音樂人范宗沛的協助指導下,製作出《森林狂想曲》這張在台灣音樂與生態領域中別具指標意義的專輯;專輯發行首月銷售量便突破1萬張,可說是開啟台灣民眾聆聽大自然音樂的潮流。

「動物聲音如果只當音樂的背景很可惜,所以我讓動物的聲音變成樂手,成為主題。」一般的自然音樂訴求多讓心靈放鬆,動物的聲音只作為背景聲,吳金黛卻以之作為樂曲主角;為了增進大眾對動物聲音的認識,還追加預算,另行製作聲音圖鑑附於專輯內。

自此之後,吳金黛持續製作出不同主題的大自然音樂專輯,為了使生態音收錄得更到位,她更將主要的野外錄音工作交給生態專家、學者來執行,這些專輯屢屢獲獎,亦受到市場肯定。

在野外錄完音後,下一步驟即進錄音室混音進行後製。

在野外錄完音後,下一步驟即進錄音室混音進行後製。

文化衝擊 志在傳遞不同世代原民文化

吳金黛曾參與製作不少原住民音樂專輯,《歌開始的地方》、《歌,飛過群山》、《牽Ina的手》皆為代表作。前往部落錄音,也讓她更深刻地認識音樂和部落文化間的關係。

「初期合作錄音,我一直不懂為什麼他們會經常爽約。」吳金黛說好不容易翻山越嶺到了部落,總要原地空等許久。幾次之後她忍不住打聽原因,才知道原來沒赴約或遲到的原住民都下田去了。「好天氣對農事很重要,田裡的收成關乎生計,對他們來說,那才是正事。」深山裡的人情世故和城市落差大,最初聆聽到原民古謠對她來說是更大的文化衝擊。

吳金黛曾跟隨音樂學者吳榮順到部落錄製《PASU-TSOU阿里山鄒族之歌》,受邀前來錄音的原住民們,有拄著拐杖的長者、穿著隨興的農夫、工友等,他們乍看和音樂完全搭不上邊,但開口唱起古謠的那一刻,吳金黛卻感到無比震撼!現在想起二十多年前那些歌者臉上的神采,她仍忍不住哽咽。當初這份感動不只讓吳金黛感受到古謠的魅力,也萌生出一份使命感。

1994年7月於阿里山的鄒族部落錄音。©風潮音樂

1994年7月於阿里山的鄒族部落錄音。©風潮音樂

見證時勢更迭 音樂本質與力量依舊

「聽眾一直都在,但欣賞音樂的方式會變。」吳金黛說,無論是生態音樂或是原民音樂,多年來皆已培養出固定的聽眾群,但是數位化的浪潮卻為產業帶來根本性的衝擊,「這幾年公司一直嘗試轉型,去年的世界音樂節可說是一個契機。」2016年由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主辦、風潮音樂承辦的「世界音樂節」獲得出乎意料的回響,也說明了「體驗經濟」的當道。

「以前辦場音樂會要拉幾百張票都覺得好難,去年辦在大佳河濱公園那麼大的場地,竟然來了幾萬人!」除了人數,觀眾的熱情也令她印象深刻,「在音樂節裡有很多文化上的交流,原本不熟悉的風土人情突然就在面前,離自己好近。」

 

「當我們對世界有更多了解,就會產生更多包容。」對吳金黛來說,音樂早已不只是音樂,而是消弭隔閡,帶來更多理解與尊重的重要橋梁。

世界音樂節每年邀請多國音樂創作者共襄盛舉。©風潮音樂

世界音樂節每年邀請多國音樂創作者共襄盛舉。©風潮音樂

吳金黛

風潮音樂製作總監、音樂製作人,曾製作《森林狂想曲》專輯打開台灣大自然音樂市場,啟發無數聽眾對於生態的認識與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