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一碗充滿台南魂的虱目魚

2017-08

只動唇舌不動手!

來一碗充滿台南魂的虱目魚

文|陳靜宜

台南的魚塭養殖有三百年歷史,虱目魚尤其與台南人生活緊緊相繫。身為台南人的我,有記憶以來便與虱目魚為伍。4歲時跟母親上市場,她總會把我「寄放」在虱目魚攤,幫我點一碗虱目魚頭。如果攤販婆婆訝異問:「她還這麼小,點魚頭給她?」我媽就會回:「沒關係啦,我去去就回來。」母親算計得精,點一碗魚肚我大概5分鐘就吃完坐不住,點魚頭至少需要15分鐘。

魚頭臉頰有一層膠質薄膜,帶有軟脆口感,撕開這層,就算是揭開吃魚頭的序曲。大人們總叮嚀要把魚眼珠的白色外層用齒刮下,能夠不動手,單靠唇舌,以吸、舔、咬、吐功夫拆卸魚頭的台南人,雖不至於像大閘蟹般能吃完再拼回原形,但光從殘骸便能斷定對方吃魚的功力。

不僅魚頭,虱目魚全身約有二百多根刺,挑魚刺可說是超越吃食的境界,是一種修煉。有些人認為虱目魚肚無刺易吃,然而就如同雞只挑雞胸肉一樣可惜。挑魚刺,講究的是細心與耐性,因為難挑,更懂得珍品虱目魚的每寸部位。有的硬澀,但嚼久便帶出甘甜;有的肥嫩香軟,且油香豐美;長大後我也慢慢體會到,有些人也如同虱目魚,看似多刺,卻包藏著一顆柔軟的心。

虱目魚雖是養殖魚,卻具有強勁生命力,當圍網捕撈時,那奮身一搏的甩尾功足把人打暈。©黃基峰

虱目魚雖是養殖魚,卻具有強勁生命力,當圍網捕撈時,那奮身一搏的甩尾功足把人打暈。©黃基峰

到了市場的虱目魚銀白光滑直挺,是魚攤上亮眼的存在。©林韋言

到了市場的虱目魚銀白光滑直挺,是魚攤上亮眼的存在。©林韋言

作者Profile
陳靜宜

熱愛飲食文化,從事美食報導十多年,相信食物離不開人、人也離不開食物,以溫暖的文字,描述食物背後人的味道以及對一個時代的紀錄,出版《臺味》一書,獲「曾虛白先生新聞獎」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