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鍊:照明設計不在解決視覺問題,而是找新的可能性

2017-08

光的魔術師

周鍊:照明設計不在解決視覺問題,而是找新的可能性

他是國際照明大師,曾任世界最大照明顧問公司總裁,在美國帕森設計學院及台灣工研院培育無數照明人才,退休後回到台灣將畢生經驗投身公益,致力打造台灣「以心感知」的光環境,他是周鍊。

文|錢麗安・攝影|陳書海・圖片提供|周鍊

當天光轉暗,他的作品便登場。從美國自由女神像、馬來西亞吉隆坡雙子星、北京頤和園,到台灣恆春古城、台南奇美博物館、北港朝天宮、台南風神廟,在周鍊設計下,宛如一場場光的盛宴,更在無形中形塑出在地的特色與心靈地標,打破傳統照明以「亮」為單一思考的模式。

 

照明  從感受光開始

不只戶外,周鍊隨手將室內燈關掉,讓我們以身體感知在沒有照明下,光如何進入空間。「照明是視覺,照明設計,就是用光來選擇讓人們看到多少,並進一步將視覺延伸到心靈。」他說,好的光環境不是用強光來迫使大眾接受,像早年廟宇要彰顯神明威嚴的儀表,往往猛打強光,但過亮的光反倒刺眼得讓人看不清;反過來,用柔光、貼心有感的照明,可以讓神明、建築、雕刻整個鮮活、立體起來,達到親近心靈與溝通的效果,以及彰顯廟宇之美。近四十年的照明設計生涯,經手近四千個案子,今年74歲的周鍊說起與照明的接觸,眼底炯炯生光。大學主修雕塑,赴美求學時另修了電影製作,二度赴美進修時,念的則是環境藝術與設計。看似無關聯的科系,卻提供了不同的鍛鍊。「雕塑是純藝術、創作,講究的是思維的自由與膽量;電影製作是團隊,強調的是溝通;設計要對業主負責,必須具備說服、邏輯思考的能力。」

就在他二度赴美攻讀學位時,受朋友請託到美國知名照明設計公司BPI幫忙繪圖,進而被任用,並以兼具藝術性、務實性,與「以人為本」設計理念,廣受客戶及主管肯定,作品廣布世界各地。

 

從光出發  思考人與環境的關係

什麼是「以人為本」?「就是不要違背自然,要以共存的角度去思考人與整體環境的關係,達到人與空間交流的功能。」周鍊以奇美博物館為例,為呈現創辦人許文龍心目中「我們的博物館、台南人的驕傲」意象,他透過設計,讓博物館由空中看去有如一把華貴的名琴,夜裡由兩旁道路望去,遠遠便能見到鍍上一層淡淡金光的博物館優雅身影,萌生引以為傲之心。

 

在妥切的照明下,夜間的奇美博物館顯得優雅而寧靜。©黃基峰

在妥切的照明下,夜間的奇美博物館顯得優雅而寧靜。©黃基峰

恆春城門的感光計畫也是。周鍊由歷史切入,「城門既是外地人進城的指引,也是當地人每日進城、回家的生活路徑。」當答案慢慢浮現,改造就不再只限於「科技」或「看不看得到」的討論,而是「要看到多少,才能展現與生活的關係。」因此他在城門隧道內放置幾盞燈,打造出內明、外暗,有如等待、指引路人回家的溫暖意象。

 

用光找一個新的可能性

最理想的照明設計就是從一開始規畫時就參與,「但古蹟不可能三百年前就來找我設計。」周鍊大笑說,新建物與古蹟的照明設計思考並無差異,只是解決的方法不同。「以北港朝天宮來說,如果今天要重蓋,燈的放置位置可能還是跟現在一樣,只是可以藏到結構牆中,不像現在廟宇四周都有房舍,同時受限於文化資產保護法,同樣位置但燈就會露出來。就是這樣的差異。」

經過照明改造後,北港朝天宮不僅外觀氣勢恢宏,內部精緻的木刻、石雕工藝,更是一覽無遺。

經過照明改造後,北港朝天宮不僅外觀氣勢恢宏,內部精緻的木刻、石雕工藝,更是一覽無遺。

「簡單的說,照明設計不是在解決視覺的問題,或解決錯誤,而是給一個新的可能。」周鍊以台南孔廟350週年為例解釋,他並非參與慶祝孔廟過往的350年,而是要思考,如何經由照明設計,把孔廟、周圍環境,以及鄰近社區的常民生活加以串聯、結合,展現當代的美學觀,並試著延續下一個350年,也就是「說當下故事,設想未來。」

 

投身教學、公益  照亮台灣

原本打算退休後什麼也不做的他,卻在2011年應中強光電文化藝術基金會之邀回台演講後,全力投入台灣的照明改造運動。「每個人能著力的點不同,照明設計能做的,就是在可以接觸的範圍中,把煩躁程度降低,也希望能把台灣的光環境提升。」

在台灣推動光環境再造,周鍊還有人才傳承的目的。除了在美國帕森設計學院任教,十多年來,他趁年休假期間特地返台,在工研院授課。「在美國培養的是照明界的明星,回台灣培養的是肥沃土地上的草及根。慢慢建立在我們自己土地上的照明設計人才。」

周鍊

國立藝專美術科雕塑組(今國立臺灣藝術大學雕塑系)、美國紐約州立大學水牛城分校純藝術碩士,主修雕塑並副修電影製作、美國紐約普瑞特學院環境設計碩士。曾任美國帕森設計學院教授、台灣工研院照明設計指導老師、四川美術學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