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一峰:每一個人都有存在價值!

2017-06

給弱勢者一個自立的機會

劉一峰:每一個人都有存在價值!

來自法國的劉一峰(Yves Moal)神父,因提供工作機會讓花東地區弱勢族群獲得尊嚴。他堅信,沒有任何人與物品是該被放棄的,只要他還有能力,就會繼續為需要的人找出一條路,讓他們可以重新再活一次。

文|李偉麟・攝影|游家桓

飄著小雨的午後,我們驅車來到花蓮玉里一處資源回收場。其中有一位承受著中風後遺症的中年男子,雖然手腳不如常人靈活,卻賣力地搬卸已完成回收物分類的大塑膠籃,全身散發著自信。

打造這處回收場的玉里天主堂法籍神父劉一峰說,在這裡工作的每一個人都有一段灰暗的過去,可能是低收入戶、身心障礙或因故失能,還有人曾犯過毒癮或甚至傷過人;然而他相信,每個人都有值得被愛的光明面,每個人都值得被接納。

 

給工作   讓人找回尊嚴與價值

目前受劉一峰照顧的弱勢者大約有四、五十位,他深知這些弱勢族群無法適應社會上講求「效率」的工作要求,因此自2000年起陸續發展以資源回收為主體的各類工作機會,包括以瓶瓶罐罐為主的資源回收場,結合金屬類資源分類回收倉庫、製作竹掃帚與二手衣物販售的商店,以及由玉里醫院提供場地的雅各伯二手書店,而玉里天主堂的3樓則有將無法再穿的回收衣料製成手工包包的「家在~布列塔尼布藝中心」,1樓入口旁側也有處理回收資源的場地。

依弱勢者的身心狀況及專長,劉一峰為他們安排合適的工作,就算是坐在輪椅上,甚至是因毒品損傷了腦,走幾步路就會停下來,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要做什麼的失能者,也能夠找到工作讓他們做,例如摺紙蓮花,然後販售給殯葬業者;或者以顏色分類資源回收物品。如果連這些事都無法勝任,那就請他們拼圖,從中建立成就感。

愛,是一種給予,然而給予的方式有很多種,劉一峰為何選擇「給工作」,甚至租房子給他們住?他說,「當一個人有工作、有住所,就會感覺自己和別人是平等的,就會有尊嚴、有自信,覺得自己有價值,就能夠回歸家庭與社會,重新展開人生。」

劉一峰設置資源回收場除了讓物資再生,也提供弱勢者自力更生的機會。

劉一峰設置資源回收場除了讓物資再生,也提供弱勢者自力更生的機會。

編辭典   開一扇認識台灣原住民的窗

劉一峰出身於天主教家庭,有一位叔叔是修士,年僅25歲卻因參加抗納粹游擊隊英勇犧牲;他在服兵役時,決定代替叔叔實現未完成的夢想—— 到亞洲傳教。24歲晉鐸神父,1966年25歲時,遠渡重洋來到台灣。他先在新竹學中文,並先後派到玉里、瑞穗、花蓮市服務,還被派回歐洲介紹台灣的情況;直到1986年2月,劉一峰奉派擔任玉里天主堂神父,並在1999年接手由法國顧超前神父創辦、以教養弱智兒童為主的「安德啟智中心」。

除了會說一口流利的國語,劉一峰還會說閩南語、客語、阿美族語、布農族語,甚至日語,並且協助兩位法籍神父博利亞、潘世光,編成三大本辭典:《阿美族-法語辭典》、《阿美族-美語辭典》,以及《布農族-法語辭典》,不僅對保存原住民語言作出貢獻,讓族人學習母語時有所依循,也向世界開了一扇窗,讓更多外國人士有機會認識台灣原住民。

劉一峰不僅能夠以阿美族語與布農族語,和原住民溝通,並協助兩位法籍神父博利亞、潘世光編成多本原住民族語言辭典。

劉一峰不僅能夠以阿美族語與布農族語,和原住民溝通,並協助兩位法籍神父博利亞、潘世光編成多本原住民族語言辭典。

實踐愛   給弱勢者一個家

除了靠資源回收開闢財源,劉一峰無法獨靠己力,在這些善舉背後還有許多出錢出力捐助他的「恩人們」,大至企業捐款,小至個人善款,讓他能持續接納需要幫助的人。曾有次搭火車時,一位男士主動與他聊天,談起彼此的工作,沒想到這位萍水相逢的陌生人,下車前交給他一個信封袋,只留下一句「好好利用它」就離去,裡頭是現金10萬元。

劉一峰說,類似這樣的情況可說是不計其數,讓他感受到台灣人很有愛心,而最好的回饋方式,就是盡力接納來到身邊的弱勢者,讓他們感到被重視。

最近劉一峰為了讓安德啟智中心的院生年老後,也能夠有去處可安養天年,持續為「怡峰園」的籌建而奔走。按法規,啟智中心的收容年齡只到45歲,他希望能夠號召更多的善心人士,為弱勢者盡一分心力。

今年4月27日,政府為了感謝劉一峰一輩子對台灣的付出與奉獻,頒發身分證。他表示,自從51年前踏上這塊土地,呼吸的每一口空氣、入口的每一樣飲食,都來自台灣的風土,在此生根,即使卸任後也要繼續為需要的人付出,直到終老,因為台灣早已是他的家和故鄉。

劉一峰(Yves Moal)

出生於法國布列塔尼,巴黎大學哲學系、神學系、心理學系畢,現為巴黎外方傳教會天主教花蓮教區玉里天主堂神父、「安德啟智中心」負責人。除服務教友,並收容照顧失能、更生人、低收入戶等失業的弱勢族群,並籌建長照機構「怡峰園」。曾獲總統文化獎人道奉獻獎、醫療奉獻獎等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