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嵐、霧氣、山色水光重現畫紙上!席德進「以墨入彩」揮灑南投山水

2017-06

山嵐、霧氣、山色水光重現畫紙上!席德進「以墨入彩」揮灑南投山水

文|胡德揚・圖片提供|國立臺灣美術館・顧問|國立臺灣美術館典藏組組長 薛燕玲

席德進〈明潭〉1954,水彩畫,27.5×38.5 cm,國立臺灣美術館收藏。此作屬席德進較早期的作品,筆觸明顯較為細瑣,山的形體也較輕盈,但仍將日月潭的一池秀麗精準捕捉,而對於群山的表現,已可窺見日後融合墨彩於一體的獨特技法。


在席德進的創作中,水彩畫一向有著極高評價。在這樣的西方繪畫形式中,他融入東方水墨畫的氣韻,此外,他又堅持「走進現場」的寫實精神,深度關注台灣的鄉土人情。席德進本籍四川,1948年來到台灣,對他來說,台灣這塊土地成了他的第二故鄉,而南投則是他鍾愛的主題,在畫作中反覆出現。國立臺灣美術館典藏組組長薛燕玲表示,不論是一望無際的水稻田,或是充滿水氣的山景,南投本來就以其秀麗風光為眾多台灣藝術家喜愛,特別的是,南投非常純樸、寧靜,「很適合席德進用水墨和水彩融合的表現方式。」

這樣的表現方式之中,也有著席德進對台灣風土的理解和感受。海島空氣裡的潮溼彷彿滲進他的畫作,特別是在山景裡,刷上一層層色彩,讓它們彼此滲透,氣氛極為東方,看似寫意,實則非常「寫真」,只要對席德進筆下的實際風景有一定熟悉度,置身現場時,往往會為其描摹之傳神而感動,因山嵐、霧氣、光色而萬變的水色山光,彷彿重現在畫紙上。

在席德進的畫作裡,不只是用日漸純熟技法表現所見景物,最重要的是,他還想將台灣土地和文化的厚度融入作品中,在他描繪的南投山景中(特別是晚期),看得見這片土地所孕育的特殊靈氣,厚實而溫潤,薛燕玲說,「一看就知道是席德進的作品。」放在這樣的脈絡下來看,早期作品也就有了動人的意涵──正是在這些努力不懈的探索中,讓人看到席德進從藝術家成為大藝術家的起點。下回造訪南投,記得細細觀賞秀麗群山,感受氤氳迷濛、變化萬千的動人意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