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左岸──奧塞美術館30週年大展

2017-05

從印象派到後印象派

印象.左岸──奧塞美術館30週年大展

文|胡德揚・圖片提供|時藝多媒體

以印象派為始,隨後發展出的新印象派及後印象派,對於光影色彩變化的捕捉、運用內在感受重組外在世界所見的主張,迸發出西方藝術上一段意義重大且影響深遠的轉折。


「印象派」(Impressionnisme)的名稱來自莫內(Claude Monet)的畫作《印象.日出》,和今天的認知不同,「印象」兩字其實是當時評論者用來嘲諷莫內和同儕們的用語,認為他們描繪的風景,徒具朦朧的「印象」,而欠缺繪畫作品應有的品質。

 

 

克羅德.莫內  1840-1926   《維特伊雪景》 1878-1879,高52.5×寬71公分,油彩 畫布

克羅德.莫內 1840-1926 《維特伊雪景》 1878-1879,高52.5×寬71公分,油彩 畫布

 

追求光影 開拓風景與描繪現代生活

《印象.日出》首次在一群法國青年藝術家的聯展上面向公眾。這個展覽全名「無名藝術家社——畫家、雕塑家與版畫家」(La Société anonyme coopérative des artistes peintres, sculpteurs et graveurs),在1874~1886年間共舉辦8次,許多參展藝術家日後都被歸納為印象派,而臨時組成的無名藝術家社,則逐漸被世人遺忘。

任教於國立臺灣藝術大學的鄭治桂鑽研西方近現代藝術史,他將印象派的名稱描述為「惡意的美稱」,他解釋,起初藝術家們對這訕笑的確感到不快,但時過境遷,反倒成了世人記住他們的原因。此外,雖然這群參展藝術家成員的背景各異,但相同處之一,多為不被法國官辦、權威性的沙龍展接受,為了找尋出路,大家聚在一起,分擔場地租金辦展覽。鄭治桂表示,「目錄上載明編號與標題」,可見這樣的展覽多少有關生計。

如今被視為印象派代表的莫內,只參與了3、4次便不再參加,這群藝術家中最年長的畢沙羅(Camille Pissarro)則是8次全勤,熱心地想維繫團體;家境富裕的竇加(Edgar Degas)偶爾參加,雷諾瓦(Pierre-Auguste Renoir)雖曾入選沙龍展,卻不受重視,反倒在聯展受到好評;每個藝術家都各自懷有創作熱情,日後也發展出自我風格。

艾德嘉.竇加 1834-1917   《證券行群像》 1878-1879,高100.5×寬81.5公分,油彩 畫布

艾德嘉.竇加 1834-1917 《證券行群像》 1878-1879,高100.5×寬81.5公分,油彩 畫布

除了將對光線和色彩的認識帶入藝術,從而表現更貼近雙眼所見的視覺效果,談到印象派的成就,鄭治桂提到「為風景畫開拓大道」及「描繪現代生活風貌」這兩點值得注意。

印象派之前,以神話和聖經為主題的畫作因為符合貴族菁英品味,並可用於公共空間裝飾,而受到重視,但到了印象派,藝術家將雙眼轉向各式風景,且除了鄉野大自然,都市景致也成為取材對象,劇院、舞廳、咖啡座、火車站等充滿生活感的景象一一入畫;描繪對象的擴展,使我們得以藉由印象派作品,見識到當時的生活風貌:在雷諾瓦的創作歷程中,就可印證這個轉變——「前期專注景色的『風景畫家雷諾瓦』,和後期聚焦肖像和活動的『人物畫家雷諾瓦』。」

奧古斯特.雷諾瓦  1841-1919   《彈鋼琴的少女》

奧古斯特.雷諾瓦 1841-1919 《彈鋼琴的少女》

從印象派離開:新印象派與後印象派

印象派可說是某種藝術家們偶然的聚合,但從印象派發展而出的「新印象派」(Néo-Impressionisme)卻有嚴格、明確的主張,代表人物有秀拉(Georges-Pierre Seurat)和席涅克(Paul Signac);有段時間,畢沙羅也受其影響,作品採用了新印象派著名的點描法(Pointillism)。

新印象派用細點描繪的手法呈現出非常細膩、理性的風格,將「空氣中的色彩分析得更細膩」。實際上,比起印象派藝術家強調走出畫室、直接觀察,新印象派的繪畫方式,反而是無法在戶外完成的精工細活,然而,也是這樣極端的追求,使新印象派最終成為「走到絕處的極端風格」,鄭治桂表示。

卡密爾.畢沙羅 1830-1903   《曬衣服的女人》 1887,高41×寬33公分,油彩 畫布

卡密爾.畢沙羅 1830-1903 《曬衣服的女人》 1887,高41×寬33公分,油彩 畫布

從印象派衍生而出的另一流派是後印象派(Post-Impressionnisme)。他們不滿足於印象派追逐光影的手法,要求表現更深層的內心感受;「曾經印象派,離開印象派」的塞尚(Paul Cézanne)可說是此派的代表之一。

保羅.塞尚 1839-1906 《曼西橋》 約1879,高58.4×寬72.4公分,油彩 畫布

保羅.塞尚 1839-1906 《曼西橋》 約1879,高58.4×寬72.4公分,油彩 畫布

參與無名藝術家社聯展後,從巴黎回到法國南部普羅旺斯的塞尚,終日以聖維克多山(Montagne Sainte-Victoire)為描繪對象,天候不佳時便在畫室內畫蘋果、梨子等靜物,或是創作以親人朋友為對象的肖像畫;歷經印象派色彩啟蒙後的塞尚,在畫中勾勒形狀、平塗顏色,創造出極為堅實的結構感,而這些手法恰好是印象派當初揚棄的事情,但它們卻是後印象派的重要特色。

眾所周知的高更(Paul Gauguin)和梵谷(Vincent van Gogh)也同為後印象派的重要人物。高更採用強烈色塊,呈現大膽且原始的風格,梵谷則以鮮活色彩、火焰燃燒般的筆觸,傳達濃烈的情感起伏。從著眼於外在事物,到反應內在主觀投射,也使得後印象派被視為古典藝術和現代藝術的重要分水嶺。

印象派、新印象派和後印象派,見證了西方藝術重大的轉折過程,觀察這群藝術家們在創作意見和表現上的異同時,也可發掘出另一種不言而喻的樂趣。

保羅.高更 1848-1903 《布列塔尼農婦》 1894,高66.5×寬92.7公分,油彩 畫布

保羅.高更 1848-1903 《布列塔尼農婦》 1894,高66.5×寬92.7公分,油彩 畫布

文生.梵谷 1853-1890 《午睡》 1889-1890,高73×寬91公分,油彩 畫布

文生.梵谷 1853-1890 《午睡》 1889-1890,高73×寬91公分,油彩 畫布

展場資訊

印象.左岸──奧塞美術館30週年大展
展期:即日起~8/28
展覽時間:每日9:00至17:00 (最後進場時間為16:30)
展出地點:故宮博物院北部院區 圖書文獻大樓一樓特展室
地址:台北市士林區至善路二段221號
洽詢專線:02-6616-9938 (客服時間:11:00-17:30)
*展覽名稱、地點、時間與內容,以「印象.左岸──奧塞美術館30週年大展」官網公告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