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大運圓滿落幕!重新來認識台灣運動會緣起

2017-07

從遠足、遊戲競技到世大運

世大運圓滿落幕!重新來認識台灣運動會緣起

大會操是運動會歷久不衰的代表性項目。圖為日治時期,臺中師範學校附屬公學校大運動會學生們做體操的情形。©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2017臺北世大運(2017 Taipei Universiade)是「第29屆夏季世界大學運動會」的簡稱,不僅是台灣首次舉辦,也是歷年來主辦層級最高的國際體育賽事。國內外大大小小的運動會,從學校到企業,從鄉村到都市,不僅有益身心,運動員挑戰極限的精神及令人歎為觀止的競賽激情,讓運動會持續不斷地在各地展開,凝聚人心。

文|李偉麟

世大運是由全球大學生參加的世界性綜合運動會,以學生為主體,與運動會最早在台灣透過小學發展,起源是一致的。台灣最早舉行的學校運動會,可追溯至1896年12月12日由國語學校第一附屬學校(今士林國小)舉辦的遠足運動。由於學校沒有設置運動場,運動會大致以遠足加上遊戲為主,直到20世紀初期,以體操及遊戲競技為主的運動會,才逐漸與遠足分離,運動會形式也開始固定下來。

日治時期小學運動會
唱歌、騎馬打仗、收發信

運動會項目按年級別區分,低年級以和緩且趣味性的競賽遊戲、歌唱活動為主,例如日治時期台灣人就讀的艋舺公學校的運動會,就曾舉辦收發信(註1的比賽;中年級相對激烈,如騎馬打仗。有些活動歷久不衰,以大會操和拔河最具代表性。直到1920年代後,公學校運動會的比賽項目才逐漸著重田徑,特別是小學生年紀可負擔的短跑項目,以及接力賽、跳高、跳遠等。

公學校運動會的舉行多半利用秋季、天長節(在位天皇的誕生日)前後的星期假日舉行,並燃放煙火通知民眾與會。由於運動會競賽過程相當刺激,民眾不僅可參觀此精采的過程,甚至可獲得獎品。公學校運動會便在此情形下,由學校的年度行事轉而成為地方的年度盛事。

聖火傳遞起源於奧運,象徵著光明、團結、友誼、和平和正義。 圖為1954年省運會聖火傳遞抵達台北。© 聯合知識庫/陳維在攝

聖火傳遞起源於奧運,象徵著光明、團結、友誼、和平和正義。 圖為1954年省運會聖火傳遞抵達台北。© 聯合知識庫/陳維在攝

大武山下小奧運
六堆運動會逾萬人參與

除了學校運動會,有「大武山下小奧運」美稱的「六堆運動會」,是高屏地區客家族群一項重要及特殊的體育文化活動,起源是以1927年創辦的 「六堆網球懇親會」為基礎,第1屆運動會於1948年2月22日在屏東縣竹田國民學校舉辦,當時前來參加及參觀的六堆(註2鄉親高達一萬多人,直到今年4月已舉辦52屆,比賽內容有正式的田徑、球類項目,也有富含客家傳統的民俗趣味競技,如打井水等(註3

(註1)收發信:手上拿一堆類似信封的文件,要精確快速的送到眼前數個信箱中,是具有職業訓練性質的趣味競賽。
(註2)六堆:台灣客家人最早聚居的地方,範圍涵蓋高雄、屏東12個鄉區,雖沒有明確的標界劃分,卻存有客家族群團結合作、奮勇堅強的文化歷史意義。
(註3)打井水:早期開墾的時候,因為水利設施不足,需要較多人一同打井水。比賽時每隊每次兩人一組,跑過障礙物後分工打水,再跑回起點交棒,在規定時間內不限次數,以集水桶內總重量判勝負。

昔日重要開場儀式
鳴自由鐘、放和平鴿

1946年,第1屆台灣省全省運動大會(簡稱「省運」),可說是台灣舉辦全國性大型運動賽事的起源,而人們所熟悉的開場儀式,包括傳遞聖火,以及象徵自由、和平的鳴自由鐘、放和平鴿等,都是在第4屆才開始。當年聖火在台南延平郡王祠點燃後,一路傳遞至台北市介壽館前的大廣場(現總統府前廣場)。

省運在1974年改稱「臺灣區運動會」(簡稱「區運」),無論是在省運或區運期間,聖火傳遞的路線及動向,包括手持聖火的跑者英姿、聲勢浩大的隨行車隊及路旁歡迎吶喊的觀眾,不僅一站又一站地傳遞著希望,也成為人們回味那個年代公眾生活的重要記憶。

 

1920年以後,學校運動會開始重視田徑,短跑或接力賽跑是常見的項目。圖為臺灣商務印書館幼童文庫《運動會》封面,1966年出版。©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1920年以後,學校運動會開始重視田徑,短跑或接力賽跑是常見的項目。圖為臺灣商務印書館幼童文庫《運動會》封面,1966年出版。©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1989年台灣區運動會票選吉祥物,由台北市約三十萬小學生投票,浣熊脫穎而出,圖為當年的新聞剪報。©聯合知識庫/民生報

1989年台灣區運動會票選吉祥物,由台北市約三十萬小學生投票,浣熊脫穎而出,圖為當年的新聞剪報。©聯合知識庫/民生報

1989年區運秩序冊封面
30萬小學生票選吉祥物

隨著通訊傳播的發達,資本市場的商機與大型運動賽事結合,吉祥物與代言人,已成為現代大型賽事形象塑造與行銷宣傳的焦點。

奧運,第一個官方吉祥物是1972年慕尼黑夏季奧運會,一隻名為「Waldi」的德國巴伐利亞臘腸狗;世大運最早的吉祥物是1973年莫斯科世大運,一個正面頭戴5朵花環、向右奔跑著的女孩。台灣大型賽事最早的吉祥物圖騰,則出現在1989年區運的秩序冊封面,當年還由台北市約三十萬名國小學童,以投票形式慎重選出,在特別印製的選舉公報上,分別刊登浣熊、獅子、雲豹、臺灣黑熊、羚羊及大象共6種圖騰,最後由浣熊勝出。

運動賽事高潮不斷,不論在現場或螢幕前,選手與觀眾之間不分你我「熱血沸騰」的感動,不僅凝聚人心,更成為全民共同記憶。而運動會豐富的競技種類,除了展現人類挑戰極限、不輕言放棄的意志力、身體律動的力與美,跨國大型運動賽事,也實踐追求超越國際與人種的和諧與自由,成為人與人之間的共同語言。

參考資料

1.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研究組長謝仕淵訪談
2.屏東縣政府客家事務處民俗藝術科曾偉志先生提供諮詢
3.謝仕淵(2013),〈日治時期臺灣公學校運動會〉,《臺灣學通訊》第77期
4.金湘斌(2007),〈日治初期臺灣初等學校運動會之歷史考察 (1895-1911)〉,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碩士論文
5.傅楷傑(2004),〈客家六堆運動會發展之研究〉,國立屏東師範學院碩士論文
6.民生報(1989年1月10日),〈今年區運吉祥物是誰?北市卅萬小學生今天投票〉©聯合知識庫
7.典藏臺灣(DigitalArchives.tw),中央研究院數位文化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