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潤豐:我們雖是老公司,但永遠要有新創意,才能陪伴農民長長久久

2017-03

創辦《農業世界》雜誌

毛潤豐:我們雖是老公司,但永遠要有新創意,才能陪伴農民長長久久

誰說想害人就勸他辦雜誌?三十多年前,懷抱理想、初出社會的毛潤豐,看到農民對於使用農藥知識的匱乏與急迫性,便毅然創辦《農業世界》雜誌,找來專家執筆,從植物病蟲害到全方位的農業知識,在資訊不易取得的年代,成為許多農民必讀的老牌刊物。

文|錢麗安・攝影|李育嘉・圖片提供|毛潤豐、《農業世界》雜誌

走進台中市北區的僻靜巷弄,轉進外觀有如民宅的房舍內,還沒見到本尊,倒先聽到爽朗的笑聲,他是早在34年前,便以民間之力創設《農業世界》的毛潤豐。這個名字你我也許陌生,但由毛潤豐與主掌編務的妻子謝秀娟所帶領的《農業世界》,可是許多農民從農路上最堅實的夥伴。

發行三十餘年的《農業世界》,是許多農民從農路上最忠實的夥伴。

發行三十餘年的《農業世界》,是許多農民從農路上最忠實的夥伴。

辦雜誌    解決農民問題

辦雜誌不易,三十多年前辦專業農業雜誌更是匪夷所思,「剛好興趣結合專業吧。」毛潤豐說,因為喜歡寫文章,念中興大學植病系時擔任校刊主編,畢業後進入農藥公司工作,也兼任刊物總編輯,加上因為要推廣農藥,必須到全台各地做技術講解,教導農民如何正確用藥以防治病蟲害。

大量接觸農民後才發現,農民收入普遍不豐,取得正確農業知識的管道也很有限,經常花了冤枉錢買農藥。「如果有一個管道可以讓農民知道如何正確使用農藥(安全用藥),也能讓消費者吃得安心,更不會造成土壤、環境的污染。」為農民辦一本雜誌的念頭油然而生,於是在1983年,《農藥世界》(10年後更名為《農業世界》)正式創刊。

看準市場需求,毛潤豐找來系上老師、農業領域學者撰稿,再針對全台相關機構以及農藥行,採「免費贈送」的策略「讓品質說話」。4期後,訂單如雪片般飛來,甚至許多農藥行主動成了經銷處,協助農民填寫劃撥單訂購,成為雜誌銷售堅強的後盾。

 

專業淺白   搭起學術與實務的橋梁

雖名為《農業世界》,內容可不拘泥於農業知識,而是廣泛地針對農民需求來規畫。謙稱自己學識有限的毛潤豐說,雜誌在內容規畫上粗分為兩大類,一類是學者專文,一類是採訪性文章。前者多是與相關領域的重量級學者們共同討論而成,像是談土壤、植物保護、栽培管理、農產加工等主題時,文章需要有哪些面向,又該找哪些學者執筆;雜誌編輯也會走訪全台,採訪傑出的農友,分享、交流從農的經驗。

為了邀來專業文章,毛潤豐始終保持親自拜訪學者邀稿的習慣,像是中央研究院院士楊秋忠教授為雜誌寫的一系列專欄,後來集結成《土壤與肥料》一書,不僅成為農民的重要實務書,也成為相關系所教學用書;而兩年前逝世的昆蟲學家朱耀沂教授,不僅在編輯內容上多所建議,協力推動、促成眾多學者共同執筆編撰出台灣第一本《台灣主要農作物病蟲害彩色圖鑑》,為台灣農作物病蟲害研究留下珍貴紀錄,甚至在過世後還留下多篇專稿供雜誌刊登。

但學者的文章有時不免過於專業,如何「轉譯」成具專業度、讀來卻淺白易懂,就成了編輯群的一大挑戰。「如果我們讀起來都覺得吃力,農民怎麼看得懂?」因此,《農業世界》的編輯群不僅得具有專業的農業知識背景,還需要一次次與學者們溝通討論,再將文章完成。

 

解惑、傳遞新知    不做置入行銷

為了解決農民的疑難雜症,雜誌更在創刊之初就規畫了「植保信箱」單元,回答務農上遇到的各種疑難雜症。「早年沒有行動電話,不能拍照上傳,靠的都是寫信、打電話描述。」毛潤豐回憶說,有時農民就把抓到的蟲,連同病株放進塑膠袋寄到雜誌社,再由編輯送到當時的臺灣植物保護中心(現改名為農業藥物毒物試驗所)請專家鑑定病徵,再告訴農民怎麼防治此外,雜誌每年也會定期舉辦座談會,邀請相關學者與農民面對面交流,讓理論與實務得以銜接。

專業小眾雜誌,單靠賣雜誌能支撐收益嗎?「這存乎一念之間,我們從不做置入性行銷,因為這將無法取信農民,不僅是學者的文章如此,即便採訪農家,也不會指名道姓地寫出他們用的是什麼產品。久而久之樹立風格後,別人也不會來找我們做這樣的事。」他笑說,不僅是文章,對誇大不實的廣告也會嚴加把關。

各式台灣水果、農產月曆,不僅廣受好評,還成了推動農產外銷的尖兵。

各式台灣水果、農產月曆,不僅廣受好評,還成了推動農產外銷的尖兵。

陪伴農民長長久久

「最大的收穫是交了很多農民朋友。」毛潤豐笑笑說。此外,三十多年累積下的大量照片,更意外催生了雜誌備受讚美的副業──臺灣水果月曆,並促成新加坡官方專程來台採購,以及企業送禮的參考指標。


從創刊的3人小組,編輯、業務、會計一手包辦,到如今擁有11位工作夥伴,且其中半數年資超過二十年,讓雜誌運作有著猶如家人般的默契。「但我已經開始訓練同仁接棒了。」毛潤豐說,不同時代需要不同思維,「我們雖是老公司,但永遠要有新創意,才能陪伴農民長長久久。」

毛潤豐

國立中興大學植病系畢業,任職農藥公司期間深感農民用藥知識之匱乏,創立《農業世界》,解決從農路上的各種疑難雜症,並廣為引進世界農業新知,成為許多農民的必讀刊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