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瑞斌:當從未到過台灣的聽眾可以從作品中感受到台灣之美時,就是對我最大的肯定

2017-07

讓世界聽見台灣

陳瑞斌:當從未到過台灣的聽眾告訴我,他們從作品中感受到台灣之美時,就是最大的肯定

他受邀在台北介壽館的最高首長正式音樂會演奏,在以色列特拉維夫接受音樂家魯賓斯坦夫人頒獎;他以音樂征服不同文化的觀眾,更將台灣文化透過音樂帶往世界舞台,他是陳瑞斌。

文|Xenia Chien・攝影|李育嘉

在兩場國際演出間的空檔採訪陳瑞斌,他開口便介紹自己是「專走後門的」,隨即大笑說起二十餘年來在世界各大音樂廳演出時,累積的精采「後門」故事。不到二十歲便征戰國際大小鋼琴比賽,前後共拿下5次金牌/首獎,從而打開國際演奏生涯。他也與知名指揮、樂團合作,被許多後輩音樂學子奉為學習典範與目標,聊起踏上國際舞台的音樂之路,卻是半點不僥倖,無後門可走。

 

三手老象牙鋼琴    開啟音樂緣

自有記憶起,陳瑞斌就在家中百餘年歷史的象牙鍵鋼琴前度過童年時光,13 歲隻身前往奧地利,考進人人欽羨的音樂學府,開始全面衝擊的新生活。

因為沒學過曲式、樂理、音響學、和聲學等,全都得重新來過;為了夜間練琴數度搬家,連知名的百水屋(註)就位於每週採買的市場旁也渾然不知,生活全繞著音樂與藝術轉。

陳瑞斌於13歲時在維也納音樂學院琴房專注練琴。

陳瑞斌於13歲時在維也納音樂學院琴房專注練琴。

輾轉買來的三手古董象牙鋼琴,開啟陳瑞斌的鋼琴琴緣。

輾轉買來的三手古董象牙鋼琴,開啟陳瑞斌的鋼琴琴緣。

「倒是看了許多展覽和聽了許多音樂會。」這些經驗也在日後轉化為他在音樂詮釋上的文化養分。「音樂會是活教室,可以看到音樂家的風格、觀察他們如何與觀眾互動,博物館的展出也是,可以讓我快速了解不同的文化風格,訓練我的判斷力與品味。」

為了精進琴藝,陳瑞斌也奔波於德國與法國上課,追隨俄羅斯音樂大師拉札.貝爾曼(Lazar Berman)習藝,對他的影響更是至深且鉅。「不僅是音樂上的知識,更是整個人格養成。」20 歲赴美演出,回國後被軟禁至50 歲才能赴歐演出的貝爾曼,對音樂的執著與工作態度,影響了陳瑞斌對音樂的信念。

 

音樂比賽   站上國際舞台

「比賽當然是殘忍的,而且音樂非常主觀,加上涉及許多複雜的因素,只要能進入決選都是非常優秀的。」謙稱自己得獎是運氣好,在維也納音樂學院時期,便一舉拿下18座國際大賽獎項,而首座國際大獎—— 義大利「拉赫曼尼諾夫國際鋼琴大賽」,更開啟他的國際演出音樂生涯。

二十餘年來在和不同的指揮、樂團合作,在世界各大音樂廳演出,陳瑞斌說,歐洲雖為經濟共同體,卻各自擁有獨特的文化與思想,展現在音樂形式和風格上更是多元紛呈,無形中也鍛鍊了他「進入、理解、詮釋」不同樂派的能力。

 

演出、作曲、創團     讓世界聽見台灣

近年來,除了專注國際演出,陳瑞斌更投注大量心力在台灣音樂的推展與公益演出,「希望在音樂舞台演出的背後找到更深層的意義。」因此,他積極改編、創作帶有台灣元素的作品,希望透過音樂將台灣帶上世界舞台。

例如〈愛河協奏曲〉隱含陳瑞斌少小離家,返國後對風土人情更迭的感懷與思念;〈寒夜〉則依據小說家李喬《寒夜三部曲》,以音樂呈現客家人堅毅樸實的精神。而這些作品,也隨著他的演出帶往紐約、澳洲、香港等地,「當從未到過台灣的聽眾告訴我,他們從作品中感受到台灣之美時,就是最大的肯定。」

此外,他也積極引進不同的演出形式、投身公益,「用音樂創造最大價值。」他說,維也納愛樂廳的金色大廳演出舞台上也設置座位販售,他便將此概念引入、轉化,邀請身障朋友更貼近藝術家聆聽音樂;也主動邀請優秀的身障音樂家共同演出,並持續教授大師班,希望能透過「音樂」創造聆聽、撫慰之外的更多元價值。

註:百水屋(Hundertwasserhaus)是奧地利藝術家佛登斯列.漢德瓦薩(Friedensreich Hundertwasser)在維也納建設的一處公共住宅。

致力於公益活動的陳瑞斌,也曾邀請優秀的身障音樂人才,共同於音樂殿堂演出。

致力於公益活動的陳瑞斌,也曾邀請優秀的身障音樂人才,共同於音樂殿堂演出。

陳瑞斌

歲時赴維也納學音樂,16歲於義大利拉赫曼尼諾夫國際鋼琴大賽開始嶄露頭角。為已故俄羅斯鋼琴大師拉札·貝爾曼唯一的亞裔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