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修平:漫長孤獨的道路,只能懷抱信念、熱情及理想持續不斷地走下去

2016-11

跨越半世紀的藝術長路

廖修平:漫長孤獨的道路,只能懷抱信念、熱情及理想,持續不斷地走下去

提起版畫,我們很難不想起廖修平。他是公認的「台灣現代版畫推動者」,對版畫教育貢獻良多,不僅創作在國際間獲獎無數,作品也廣為國內外重要美術館收藏,全球藝壇重視的版畫界盛事「中華民國國際版畫雙年展」也因他的倡議成立。

文|胡德揚・攝影|李育嘉

國立歷史博物館「福彩.版華:廖修平之多元藝道」的個展現場,廖修平對著油畫、版畫、雕塑等作品,氣定神閒地解釋著創作的緣由和背景。1962年赴東京求學,後又轉赴巴黎和紐約,直到2002年返台定居,橫跨3大洲、超越半世紀的創作,勾勒出他和藝術緊密相連的人生軌跡。

 

東京到巴黎  確立東方風格  

廖修平和版畫的機緣,得從他在日本留學時說起。他在臺灣師大藝術系(今美術系)的老師──廖繼春、陳慧坤、林玉山等藝壇前輩,大部分都有留日背景,使得廖修平決定在畢業後前往日本習藝。在東京教育大學(現改制為筑波大學)就讀時,東京展出畢卡索、夏卡爾、米羅等世界名家版畫作品,此時他才了解,除了原本在台灣時已知的木刻,原來版畫還可用銅版、石版等方式創作。然而,當時的日本版畫,創作方式仍以木版為主,除了合適的指導者難覓,廖修平也發現,日本的西洋藝術終究是承襲歐洲而來,於是在畢業展結束後,毅然至藝術重鎮巴黎繼續深造。

「到了巴黎後,我一半時間在巴黎美術學院學油畫,另一半則到海特(S. W. Hayter)教授主持的『版畫17工作室』學習。」雖以版畫聞名,廖修平並不自限於此,創作方向的確立,更和油畫有關:1965年,抵達巴黎不久,廖修平便以畫作《巴黎舊牆》獲得春季沙龍銀牌獎,然而,教授油畫的夏士德(Roger Chastel)教授卻提點:「你從東方來,要把特色表現出來,而不是這些西方題材!」幾經思量,成長於艋舺的廖修平,便將以往伴隨母親至龍山寺進香的經驗化為創作題材,他看著當時的作品笑道,「燭台、香爐、寺廟的雕花……畫這些的時候,我已經在巴黎,一切都是憑小時候的印象。」不只油畫,這些「東方風格」也成為廖修平日後創作版畫的主題之一,將寺廟中的紋飾、圖案或形象重組的版畫讓他受到多方肯定,1966年的《拜拜》更獲巴黎市文化局收藏於巴黎市立現代美術館。


國際版畫雙年展  
為台灣打開全球視野

轉赴紐約,和法國1968年5月爆發的學潮(又稱Mai 68或5月風暴,指1968年春天法國發生的學生運動)有關,廖修平說,「當時巴黎國際藝術村兩年駐村時間已到,學校也因學運而關閉。」恰好當時邁阿密美術館邀請他前去舉辦個展,加上紐約是二次大戰後的現代藝術中心,於是舉家遷往紐約。

廖修平先在紐約的普拉特藝術學院版畫中心擔任助教,之後利用在版畫17工作室學到的版畫技法,加上他以滾筒創作出漸層效果的獨門技巧,創作出的作品,先後獲得紐約第28屆奧杜邦藝術展首獎、東京國際版畫雙年展佳作的殊榮,並為東京近代美術館收藏。

紐約的生活、工作趨於穩定後,已經定居紐約的廖修平於1973年應邀返台3年,至母校臺灣師大美術系教授版畫,但他發現台灣竟然沒有任何適合教材可用,於是動筆寫出《版畫藝術》,40年來這本書印行不輟,更成為華文世界通用的版畫教科書。

1983年,廖修平再次至臺灣師大美術系客座,眼見台灣面臨外交困境,他建議第一任文建會主委陳奇祿,藝術無國界,舉行國際型版畫比賽不僅不受政治影響,台灣藝術家還能有一個被看見的舞台,結果盛況空前:「來了七十多個國家、四千多件作品!」這次成功經驗讓「國際版畫雙年展」正式成立,今年已邁入第17屆,廖修平也參與這屆評審工作,持續關注全球版畫發展。

 

多元創作  努力不懈

眾人往往將目光投注於廖修平的版畫,實際上,繪畫、雕塑同樣是他探索不懈的領域。從未放下畫筆的廖修平說:「我在學校專攻的一直是油畫;版畫是創作的一部分,但不是全部。」油畫之外,藝術史學者蕭瓊瑞還以「立體繪畫」描述廖修平的創作,因為他經常結合浮雕、繪畫、多媒材拼貼等技法,創作出一種感性豐富、尺寸自由的大幅繪畫作品(編按:版畫創作需適應印刷機台尺幅,因此大小相對受限)。

有今天的成就,廖修平自謙都是靠努力,以及得自影響他最深的師長──李石樵。當年確定考上臺灣師大藝術系後,廖修平的高中美術老師吳棟材曾帶他去李石樵的畫室學畫。李石樵告訴他,在別人休息時認真創作,「努力畫就對。」謹守李石樵教誨的廖修平,回頭看多年經歷時說道:「選擇了藝術,這是一條漫長孤獨的道路,沒有捷徑,要以堅毅的信念,懷抱熱情以及理想,持續不斷地走下去。」

廖修平

臺灣師大藝術系畢業後,於東京教育大學及巴黎美術學院深造,並多次受邀至台灣、日本及中國大陸講學。目前為臺灣師大美術系講座教授,對台灣版畫創作及教育影響深遠,作品為國內外重要美術館典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