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華仁:從種子多樣性,學習看待世界的眼光

2016-10

守護糧食安全與傳統文化

郭華仁:從種子多樣性,學習看待世界的眼光

郭華仁在臺灣大學教授種子學長達30年,是台灣種子學術領域少數的專家之一。多年來,他參與研擬多項農業法律草案,與民間團體共同推動農業永續與糧食安全的社會運動,為農民保種、有機農業、反品種專利及非基改運動,撒下改變的種子。

文|李偉麟・攝影|張季禹

郭華仁的家中有一株乾燥的蓮蓬,輕輕搖晃,裡頭的種子發出聲響,彷彿說著:「我還在」。郭華仁說,蓮子包覆著堅硬的外殼,很不容易發芽。1920年代,考古學者曾在中國遼寧的普蘭店河床挖出一批蓮子,綜合各家研判結果,壽命至少在四百年以上。

四百年前的種子,還有生命嗎?這個問題,是種子學的主要研究之一。郭華仁在臺大農藝系任教職至今34年,光是種子學就教了30年。「這批蓮子在去掉外殼之後,百分之百發芽了。」這個答案,讓世人相當驚奇,也打破了所有人對種子的看法。

郭華仁希望種子學能夠帶給學生最重要的啟發是種子的「多樣性」。他解釋:「種子在結構、化學成分、散播、發芽、壽命等各層面,具有多樣性的特點,這可以讓人們體認到世界萬物的無所不有,代表有各種可能性,如果固執己見,就可能會犯錯。」


參與修法
為農業法制化保留多樣性精神  

郭華仁並沒有自限於學者的身分,反而受傳播「農業生物多樣性」的學術使命驅動,熱情回應大學殿堂之外的社會事務。比如撰寫科普文章投稿非學術性刊物、設立網站「觀點種子網」發表論點、參與修法,以及長期與民間團體合作,推動農民保種、有機農業及非基改運動等。

1996年應農委會邀請,協助修改《植物種苗法》,是郭華仁跨出學術殿堂,正式參與社會事務的第一步。植物的種苗是農作物的根源,攸關農業發展甚巨,這部法於2004年更名為《植物品種及種苗法》並於隔年起實施,建立植物品種權保護新制度,除了有效保障國內品種研發,更邁向與國際接軌的新紀元。之後,郭華仁陸續參與了包括植物智慧財產權、遺傳資源、有機農業促進、農業基本法、原住民生物多樣性傳統知識保護等相關法律草案研擬,希望讓台灣農業在法制化的過程中,能夠保有種子多樣性以及生物多樣性的精神。


種子多樣性
糧食安全與傳統文化的守門員

大多數人並不了解,「種子多樣性」可說是糧食安全與傳統文化的守門員。由於現代農業技術發達,使得擁有高產量、生長整齊一致等優點的作物品種易脫穎而出,然而,偏向單一品種的種植習慣,將可能導致基因的多樣性急劇消失。在全球氣候變遷的年代,缺乏多樣性種子材料來研發新品種,人類未來就可能會面臨糧荒威脅。

為此,聯合國及許多國家皆建造「種原庫」,即種子銀行,來儲存各式作物的種子;另一個途徑則是農民自行留種,並持續耕種,讓每一代的種子遺傳基因,隨著氣候與環境變遷的過程,自行重組出能夠適應新環境的新地方品種,使得農場上隨時有適應新環境的種子。

2011年,郭華仁促成「小米種原回家」的盛事,及2012年提出「藏種於農」的觀念,都是他努力為台灣這塊土地保有種子多樣性與生物多樣性的成果。其中,郭華仁得知美國國家種原庫有來自台灣的96種小米種原,因此去函索取,得到善意回應,這批1977年採自5個原住民族共12個部落的種子,終於回到台灣的土地。當部落接回古老的小米種子,耆老甚至喜極而泣,因為有些部落欲重建傳統農業,原生種小米卻已絕跡,像這樣的情況,只能夠依賴種原庫或農民保種。

來自花蓮南安部落的多種豆類種子,堪稱種子多樣性的代表。

來自花蓮南安部落的多種豆類種子,堪稱種子多樣性的代表。

2015年出版的《種子學》,是郭華仁三十餘年的研究心得,為國內少見的種子領域專書。

2015年出版的《種子學》,是郭華仁三十餘年的研究心得,為國內少見的種子領域專書。

有機農業與非基改
最能夠回應生物多樣性

1992年聯合國簽署《生物多樣性公約》,幾年後郭華仁發現有機農業是最能夠回應農業生物多樣性的作法,而強調非基因改造作物,除了能抗衡基改種子公司獨占市場的局面,也可以透過種子多樣性來維護糧食生產。

目前郭華仁正積極參與推動台灣能夠儘早進入「有機3.0」的階段,這是由國際有機農業運動聯盟(IFOAM)推出的訴求,例如消費者團體也可以擔任查證角色,讓更多採用友善環境農法的農產品也能夠獲得支持,使農民有信心,進而擴大有機農業的發展。

讓有機農業遍地開花,是郭華仁下半輩子的志業,期待農民的生計與人們的生存,能夠如同種子一般,將希望一代代地傳承下去,讓百年前的糧食作物,百年後仍然能夠出現在人類的餐桌上。

郭華仁

臺大農藝系名譽教授,2015年出版畢生研究心血《種子學》,為「藏種於農」發起人。長期以學術研究所得,參與我國農業法制化,是糧食安全和農業永續的推手。